水叶

【水叶者,以叶为形,以水为心,生于僻野,不谙于世,终有重归天地之时。】
——
丹枫斜阳,白露为霜。
幻剑光寒,驭龙四方。
竹本无心,飞花情重。
秋风有意,洛水融冰。
——
【圣斗士】SS双子不拆
【魔道】忘羡不拆不逆
【渣反】冰秋不拆不逆
以上是底线,其余杂食
上门犯我底线者,虽远必喷

【冰秋】轻丝续

* 最近被一首歌甜到牙疼,决定发糖报社(?

* 原著向,这回不是水叶式HE,是真糖……

* 肯定ooc肯定有bug肯定带私设,然而我已经飞了起来,不想管了(你等等

* 糖是世间至宝!(傻笑.jpg


————————


细密的银丝织了一席雨幕,模糊了远远近近的竹影,隔开了凡世喧嚣的归尘。


沈清秋信步走在清静峰的山路上,手里稳稳撑着一把青竹纸伞,斜斜雨丝倾在伞面,摩挲出轻碎柔软的雨声。


一路走得心不在焉。


倒不是想着什么关乎民生的天下大事,沈清秋只是在默记刚看完的那些个心法口诀。


明日就要去灵犀洞闭关了。经双湖城一番折腾,沈清秋越发清楚的认识到掌控此身修为之事势在必行,越早越好,可又不好明目张胆的把那堆运灵修炼相关典籍一并大包小裹的扛进灵犀洞去,只得捡要紧的塞几册在乾坤袖里带着方便查阅,比较基础的那些,他能记下的就都先默在脑子里。


连着准备了几天,默书默得头昏脑胀,沈清秋实在熬不住,便连骤起的漫山飞雨都顾不得,硬是风风火火的跑出来透气。


好歹记得顺手提了一把伞。


不然被弟子们看到满身滴水的峰主冒着雨在山间目光呆滞的游荡,自己指不定又要被系统扣掉多少辛苦刷出来的分。


只不过就算人走出来了,心思却毕竟还牵挂着正事,脑子里不知不觉的又走马灯似的跑起了书上那些繁复文字。


越想越头疼,都快走迷路了也没能让纠成一团的脑子好过一点点。


意识到散心失败,沈清秋只得悻悻然的掉头往回走。


一回头,却不期然的在烟雨迷蒙间瞥见一个小小的身影。


雨不算小,这时候谁会跟他一样无聊的跑到后山来闲逛?沈清秋有些好奇,便朝着那个身影的方向缓步走了过去。


就算修为还没能完全驾驭,可修仙之人耳目清明这点他还是体验到了,没走出几步,沈清秋就看清了那个清瘦的弟子是谁,以及对方在做什么。


洛冰河。在提水。


“……”沈清秋眉毛抽了抽。


啃书烧脑!沈清秋痛未定就开始思起痛来。


这才刚回来几天,他就差点把悲催小男主的事给忘了。


肯定又是明帆那熊孩子丢下来的任务,这大雨天的还把人撵出来做苦力,真是不遗余力的走在作死的不归路上,拉都拉不回来。


再看洛冰河,只穿了一身清静峰弟子服,连个遮雨的工具都没带一件,一只手费劲的提着将满的木桶,另一只手虚虚挡在额前眉眼处方便看路,整个人摇摇晃晃的艰难走在回众弟子居所的路上。土路有些湿滑,洛冰河走不快,衣服头发都湿淋淋的贴在身上脸上,提着桶的手被勒得松了紧,紧了松,却硬撑着始终没放开。


沈清秋望着少年倔强的身影默然片刻,便不由身形一动,朝着洛冰河的方向轻飘飘掠了出去。


洛冰河提着水桶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雨里走着,双湖城一行归来,他便又回到了睡柴房做粗活的日常,该不该做的差事都照旧一件不少的堆回他肩上。就算刚出门不远就遇上这样一场骤雨,若因避雨回去迟了误了工,等着他的依然会是师兄们的训斥责骂。


他顾不及回去取雨具,只想着早一刻回去便早一刻休息,或许还能再挤出点时间修炼。


除魔卫道什么的,虽然几日前才刚刚亲历了半遭,而再度回归当下,真正凭自己的力量一步步走向那个位置,却依旧可望不可即。


不过师尊那日的一言一行,却都被他仔仔细细的埋在了心底。


他现在能做的,大概只有走稳脚下每一步路,然后竭尽全力的,距离那个憧憬的身影近一些,再近一些。


洛冰河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紧了紧提桶的另一只手,谨慎的迈开步子避过水洼继续前行。


眼前一成不变的雨幕忽然一乱,洛冰河抬头,便见墨竹间一袭青衫翩然飘落眼前,竹色衣摆被周身翻飞的气息扬起饱满的弧度,却被来人手中竹伞笼得周全,没被落雨染上半分湿气。


“……师尊?”思绪中的身影就这样天降在眼前,洛冰河脚下步子一顿,赶忙放下水桶恭敬行礼。


沈清秋将伞沿微微抬高,偏过头看向浑身湿透却在他面前努力端正姿势强忍着不发抖的少年。


心头忽的一酸。


沈清秋稍微调整了一下表情,好让自己接下来的行为在对方看来不会显得太反常,然后敛眉凝眸,肃着一张脸完全转身面向洛冰河走出半步,持伞的手前伸,将少年半遮在伞面之下。


“拿着。”语气淡漠,听不出情绪。


洛冰河猛然抬头,整个人呆住了。


“没听到为师的话?拿着。”沈清秋微微挑眉,持伞的手分毫未动,稍微重了几分语气重复了一遍。


洛冰河的手有些抖,犹豫着微微抬起,又颤巍巍放下,在身侧蜷握成拳。


他有些怕,怕这又是师尊给他的一次“历练”,又是什么新的苛责的开端,怕接下这柄伞又会无端生出新的麻烦。但这种担心也只持续了极短的一瞬便被他果断否定了。


因为他瞥见师尊被雨汽晕染成深色的一角衣袖。


师尊是不会专程为了教训一个不入眼的弟子而失了自身风范气度的。


那……就是师尊真的在关心自己?


这个想法让他有点受宠若惊,目光扫过沈清秋衣袖上初凝的水珠,反而更不敢接下这柄伞了。


“师尊,弟子……弟子不怕雨!”洛冰河抬头,雨水顺着侧颊淌成珠串,衣角被他自己捏出水线,浑身湿嗒嗒的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沈清秋在心底气得咬牙切齿。


你看你一副比落汤鸡还落汤鸡的样子,就差抖成个喷泉了,还嘴硬说什么不怕雨?


要是有点灵力护体也就罢了,拿着个假心法还能练出门道来才是有鬼!


主角光环了不起是不是?金身不破属性还顶得住受冻发热了?


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逞强的!


感受到沈清秋明显带着不悦的目光,洛冰河往后缩了缩,很快又挺直了腰杆,目光灼灼的迎上对方的视线。


他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没什么说服力,只好再补一句半真半假的辩解——一方面为了化解师尊的疑虑,不至因为早就浑身是水的自己而被雨水打湿衣衫,一方面,这也确实是他发自真心的期许和愿景,哪怕此刻想来还只能是遥遥无期。


“若因些许风雨就畏惧不前,又怎配以清静峰座下弟子自居,除魔卫道立于世间!”


一句话,说得慷慨激昂,掷地有声。洛冰河眉目整肃,神色认真,隐约间已可见少年日后的风发意气。


……前提是无视掉顺着衣角发梢滴个不停的那些水珠。


沈清秋被他的气场震得一个恍神。


待转过思绪定睛看回眼前这个行走的水车……便真的再压不住胸中那一口闷气。


于是他一怒之下直接振袖扬手,竹伞挟着一道劲风直直朝着洛冰河平移过去,伞柄堪堪悬停在洛冰河眼前三寸远处,张开的伞面把少年跟倾落的雨帘完美隔绝开来。


而沈清秋整个人就这么立在雨里,任凭衣衫长发被沾湿也不去管。


洛冰河下意识抬手握住带着余温的伞柄,又一次被眼前人惊得呆住了。


“师……师尊……”


“想除魔卫道,便先学学怎么护好你自己。”沈清秋就差把怒其不争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连打个伞都能联系到斩妖除魔,这孩子骨子里是有多根正苗红!


你以后纵横四海的时候多了去了,非在这一时半刻跟一把伞较什么真!


有避雨的法子不用,非给自己找罪受?


好心好意帮你改善一下悲惨境遇,你还反过来跟我讲起大道理来了?


刷点好感度怎么就这么费劲!


沈清秋越想越气,本是怕做好事被系统抓包寻衅扣分而故作严肃的表情,现在倒是实打实的冷硬了几分。


洛冰河就这样呆呆的撑着伞,呆呆的看向沈清秋那双虽蕴了怒气却清明澄澈的眼睛,而那双眼睛此时亦是专注的看进自己的眼眸,似乎正把什么种子借着这场雨播撒进自己的心里去。


是关切,是期许,是护持,是寄托。


是料峭春寒中最暖最真的,久违的温度。


洛冰河似是被这目光灼伤了眼底,竟差点落下泪来。


雨水顺着细竹伞骨攒成道道明亮的雨线,无声牵落在蒙蒙天地之间。


直到第一缕水痕划过沈清秋鬓边,顺着下颚绵延到领口上,两人的僵持才被猛然回神的洛冰河打破。


“师尊……你自己……”洛冰河的声音还有些抖,一句话梗在嗓子里,吐出一半,又不知该怎么续下去。


沈清秋直到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是被雨淋湿了不少。


“……”


一时不查,大意了。


还好OOC功能解冻了,不然眼下自己这副尊容指不定又要扣掉多少B格呢。


沈清秋轻咳一声,从脑内的存货里翻腾出避水诀的法门,端了个仙气凌然的架势拈指掐诀,片刻便将自身隔绝在烟雨之外。雨水打在无形的屏障上,激起微末的水花,像是给他周身笼了一层轻薄的纱雾。


动作标准,收放有度,一派飘逸矜雅,搞得跟临场演示避水诀一样。


只他自己清楚,用这个其实是第一回。


这么好用的法门早怎么没想起来,都是被这小子气的!


沈清秋心里愤愤然,脸上继续一派高冷。


“待你修行有成,能靠自身力量护好自己,便可不用再接为师手里这伞了。”沈清秋把话题重新转回洛冰河身上,打着教育弟子的名义给自己迟钝的脑回路开脱。


强撑着竹伞的洛冰河倒是真被师尊举手投足间的仙风道骨惊艳了一番,眼神亮亮的,一脸似有所悟大有所得的样子,极其郑重的点了点头。


“是!弟子定当加倍努力,早日学有所成,为师尊多加助力!”


“……”沈清秋很想抬手揉一揉额角。


等到你学有所成那天,我是不是该给自己开启存活倒计时了?


何况就靠你手里那套错误心法,能修炼出个什么所成来?


罢了,跟这孩子较真的自己也是没前途。


不止烧脑,还累心。


“还站在这做什么,回去了。”沈清秋顺手拂落了衣袖上残存的水珠,转身抬步准备往竹舍走回去。


却半天没见洛冰河跟上来。


忍不住回头一看,沈清秋差点脚下不稳滑一跤。


洛冰河一手有些僵硬的撑着伞,一手死攥着桶把手不放,似要用近乎拖拽的方式把沉重的木桶强行运回去。


真是个死心眼!


“桶先放路边,雨停了再回来取便是。”又丢不了,一点都不讲变通。


洛冰河略显茫然的抬起头,眼神中亮起一束光,却还是一脸的欲言又止。


沈清秋大概看出来他在担心什么了。


“随为师一同回去。”


说完这句话,沈清秋就看到洛冰河眼中那一束光忽然亮成一片,然后蔓延到少年人整张清润脸庞,蔓延到整个人。


如同回应阳光雨露润泽般迎风盛放的一朵纯白坚韧的小花。


“谢谢师尊!”洛冰河的声音带着兴奋过度的颤抖,终于松开了提着桶的手,几步跟上沈清秋,保持在他身侧一步偏后的位置。


“……走吧。”沈清秋懒得细究这孩子怎么又突然切换成了暖阳模式,只朝他淡淡颔首示意,便再次转向前山的方向缓缓而行。


于是以明帆为首的一众窝在弟子房门边躲雨偷闲的清静峰弟子,便有幸目睹到了这样一幕:师尊信步从山上绕下来,避水诀笼在周身本该滴水不沾,一侧衣袖却莫名湿了一片,肩头发梢也似有些未干的水痕;而紧随在师尊几步之后的却是被他们支使到后山山溪取水的洛冰河,衣衫虽近乎湿透却没继续滴下水来,手中也不见了那个硕大的木桶,反而……稳稳的擎着师尊的青竹纸伞。


此画面已非惊悚所能形容。


似乎注意到了弟子们夸张的愕然目光,沈清秋向这边扫了淡淡一眼。只一眼,便让那群刚刚还聚众窃笑洛冰河倒霉的弟子们齐齐打了个寒颤。


“回去换身干净衣衫,待雨停后到竹舍来。”沈清秋转向已在身边站定,正准备将竹伞交还的洛冰河,却并不接他手中的伞。


交代完,他便自顾自踱回了屋内,并没留意到撑着伞静止在原地,直到他的背影转入竹舍仍未回神的少年一直停在他身上的目光。


当晚雨停后,洛冰河依言到竹舍来送伞,却在竹舍门口便见到了沈清秋。


沈清秋收回竹伞,没多说什么,只交给他一本书册。


——真·清静峰入门心法。


真想修行有成,就别再往崎岖的方向继续走下去了。


毕竟师徒一场。


随便胡扯了个理由搪塞洛冰河的疑问,沈清秋转身回屋,偶尔一回头,却发现洛冰河还捧着那本心法呆立在原地。


沈清秋揉了揉眉心,懒得研究洛冰河又脑补出了什么新世界,毕竟还有一堆没默完的典籍等着他今晚通宵呢。


……


沾衣欲湿杏花雨。


沈清秋信步沿着少有人迹的山路下行,手里随意捏着一柄青竹纸伞,微雨落在伞面,没发出一丝声响。


一路走得风姿翩然。


这种微醺的天气很适合在山间观花访景,不过此时的沈清秋走下来只是因为,在竹舍呆久了有些无聊。


这日用过早饭,洛冰河便离了两人闲居的山间竹舍去附近城镇采买日常用度。明明有乾坤袋可以用,却非要有模有样的提着个竹编的篮子在手里,像个要去采蘑菇的小姑娘一样,就差一路蹦蹦跳跳了。


……沈清秋拒绝继续脑补采蘑菇的洛少女的崩坏形象。


一个人在屋内闲闲翻了几页书,便见晨间聚起的淡云终是落了一层薄雨下来,沈清秋索性提了伞出门,半是观这一山疏景,半是迎一迎归人。


山路上稀疏的栽了几株杏花,此时正是花期,偶有圆润浅淡的花瓣被清润山风拂落,随着雨四下飘散,停在路畔草丛,或是偶然沾了青竹伞面。


沈清秋从一道花瓣划过的痕迹终点收回目光,再看向前路,便刚好见到那个步履轻盈的墨色身影。


不看都知道是谁回来了。


沈清秋嘴角浮上一个淡淡的笑,悠然向着来者行去。


洛冰河轻快的走在熟悉的山路上,手中篮子一晃一晃,却提的很稳。采买的东西大半置于乾坤袋中,篮子里不过随意放了些街边小食,一时兴起买来为师尊换换口味。谁想刚进了山,天上便飘起了细雨,好在雨势不大,洛冰河也懒得掐诀遮雨,只把篮子里的物什仔细盖好,便继续向竹舍步去。


随手理了理轻贴在额头的碎发,洛冰河抬头,便见到了前路上那个稳稳撑着竹伞、衣袂飘飘的翩然青影。


风撩起缓带轻衫,那人的目光擦过伞沿,穿过蒙蒙烟雨,就这样淡淡的看过来。


一如当年。


“师尊!”洛冰河几步来到沈清秋身前,满眼笑意的唤着心心念念之人。


沈清秋将竹伞稍向前倾了一些,将来人全然护在伞面之下,然后略带无奈的伸手帮他理顺脑后微乱的发丝。


“遇了雨,也不知道掐个诀避一避,头发都粘成束了。”


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都不记着仔细照顾自己,当真是某种意义上的初心不改。


多大了都不让人省心。


“这样狼狈的样子,只给师尊看。”洛冰河笑嘻嘻的接收了来自沈清秋的一发没什么威胁的眼刀,“而且,弟子不怕雨。”


是真的不怕。


毕竟是不撑伞都不会湿了衣摆的微雨,而且——


“——有师尊念着护着,遇上再大的雨,弟子也不怕。”洛冰河唇角笑意犹在,眼神却是久违的坚定认真,又平添了几分单纯美好的少年意气。


风雨再大都已走过,终得一心人相伴同行,还有什么可怕的。


“……”


沈清秋又是一个恍神。


不得不承认,对洛冰河这双眼睛的杀伤力,他是一如既往的毫无招架之功。


愤愤然在心里暗自唾弃自己一番,沈清秋又挂回那副故作高冷的神态,持伞的手腕轻轻施力,作势要收回倾偏的伞柄。


“徒弟长大了,为师这伞也终于不用递出去了。”他本想借着收伞的动作扳回一局,可话说出来,笑意里却莫名带了几分自己都没察觉的浅淡惆怅。


洛冰河见师尊作势收伞本就有些慌乱,听到这番话,想都没想便急忙抬手,紧紧握上纤细光滑的伞柄,顺便把本来握于其上的那只白皙精致的手牢牢扣进掌中。


“不论弟子如何强大,师尊递来的伞,我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三分紧张,三分急切,余下那九十几分,都是真心。


“……”


一时不查,又输了一局。


沈清秋觉得越发堵心了。只不过,堵在心口的,大概是一块酥糖。


罢了,输就输吧。


早在动心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输了。


而且喜欢这种事,分明就计较不得输赢。


沈清秋眉梢嘴角扬起一丝舒心轻笑,将伞向着归路的方向带了带。


“还站在这做什么,回去了。”——随为师一同。


“好。”洛冰河将竹伞向沈清秋一侧偏了一些,整个人也跟着轻轻靠过去。


一纸伞,一双人,一只竹篮轻轻晃,一路杏花香。



-FIN-


评论(35)
热度(285)
©水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