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叶

【水叶者,以叶为形,以水为心,生于僻野,不谙于世,终有重归天地之时。】
——
丹枫斜阳,白露为霜。
幻剑光寒,驭龙四方。
竹本无心,飞花情重。
秋风有意,洛水融冰。
——
【圣斗士】SS双子不拆
【魔道】忘羡不拆不逆
【渣反】冰秋不拆不逆
以上是底线,其余杂食
上门犯我底线者,虽远必喷

【冰秋】远行客

* 又名“系统你怎么还不去死”

* 磨刀霍霍向自己——自杀刀法第一式!(揍

* 原著续写向,不管你信不信,这篇居然还是HE……然而我特别想把自己打死,真心的

* ooc就是ooc——by能源不断作妖不止的系统君。而且这次的ooc和bug大概呈几何级数直线飙升中

* 跟前几篇比字数炸了,等会还要出门所以还没校错字,我对自己的文笔和脑洞均已弃疗,自己都觉得为虐而虐的痕迹太严重了,所以欢迎谁来打死我造福世界(手动再见


————————


夏夜微凉,风穿过竹帘,带走了日间的暑气,银色月华铺洒了一室柔光。


沈清秋就这么瞪着竹舍里的一片月光,定定的发呆。


他是被一个久违的声音惊醒的。


【系统】恭喜贵方达成升级全部成就,现升级为高级VIP用户,特获得返回原世界机会一次,回城附件将于三日后午夜准时自行启动。


……


系统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连个商量都不给这算什么VIP服务!


回城还带强制执行的?还连时间都给人定死了,好歹问问客户意见啊喂!


回原世界啊……沈清秋也不是没想过,但那也只是刚来没多久的时候偶尔想想。他这种适应能力很强的人很快就接受了穿书的设定选择既来之则安之。何况这么多年过去,虽说对原世界的亲人不至于完全遗忘,但活在另一次的生命里,前世种种早就被他埋进记忆的角落里了。


这时候如果突然回去……怕也是会无所适从吧。


更何况,更何况……


十几年来的各种说走就走,他一点也不想再多走一次。


“系统,这事就不能再商量一下?”沈清秋在脑内不死心的追问。


【系统】程序已进入执行模式,请贵方耐心等待即可。


你哪看出来我着急的!


我一点也不想等到这个程序启动好不好!


……我还不想走啊。


沈清秋偏头,身侧的洛冰河兀自睡得安稳,手中无意识的捏着他的一缕长发,双眉舒展,嘴角挂着安然笑意。


三天……只剩下三天了吗。


或者,该谢谢系统好歹还给我剩了最后的三天?


一夜不成眠。


“冰河啊,在山里待得有些久了,为师想出去逛逛。”用过早饭,沈清秋状似无意的提了个建议。


“好啊,师尊想去哪?”乖徒弟洛冰河表示师尊说去哪咱们就去哪。


“唔……既然要出去就多走几个地方吧。”沈清秋也不耽搁,即刻提了修雅剑起身出门。


要御剑的?看师尊这架势,是要去周游世界吗?


……还真差不多。


能想起来的地方,这一天几乎都走了一圈。


一路说说笑笑,哭哭闹闹,一边忆往昔一边哄孩子。


双湖城的小院。


“师尊明明很厉害,当时怎么就被那个剥皮魔偷袭得手了?”


“还不是因为光顾着叮嘱你!”


“嗯嗯,师尊对弟子真好。”洛冰河头顶开出一朵花。


“……哼。”沈清秋气鼓鼓的转过脸,藏起一丝带着苦味的笑。


金兰城的阁楼。


“师尊,你当时看到刚从魔界回来的我掉头就走,我还以为……你特别讨厌我,所以,所以才……”所以才一路穷追不放,才以天魔血相挟,才对幻花宫老宫主的阴谋视而不见……


“不讨厌你,一直都没有讨厌你,真的。”当时只是在先入为主的概念支配下条件反射的逃命而已,哪知道不但根本就不用逃,还惹出了那么多更纠结的故事。


“那师尊能不能答应我,以后不要再留给我一去不回的背影了?”


“……好。”沈清秋把一肚子的酸涩死死咬住,只是迎着洛冰河灼灼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


花月城的屋顶。


“……”


“……”


洛冰河突然把沈清秋紧紧抱住,像是怕他再一次飘到不知何处,再也不回来。


“师尊,我不要你还。”


“……嗯,不还。”恨不得继续欠着,欠一辈子。


“也不许你再丢下我一个人了。”


“……”


沈清秋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声音又一次飞到了风里,连同一碰就会碎一地的神魂。


“不会了。”


圣陵外围。


“师尊……当时是不是很疼?”


“……大概是吧,不记得了。”当时的形象一定很不怎么样,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都是我的错,没能护住师尊,让师尊受了那么多苦,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尊被带走。”


“不怪你。”沈清秋一边给洛冰河顺毛,一边近乎无意识的重复这句话。“不怪你。”


南疆原野。


“师尊,当时那只蛇为什么让你解衣服?”


“……咳!”


“师尊你还好吧?”


“……没事。当时是为了拔除魔物情丝残留的肉芽,需用烧红的炭石炙烤。”真是黑历史啊。


“那师尊怎么没直接告诉我,我可以直接帮师尊疗伤的!”


“当时在敌营里哪有机会跟你说那么细,你还不好好听我说!”一点偷着来劫营探底的自觉都没有!


“可是弟子真的特别担心师尊,一看到师尊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又是一脸委屈。


“你啊……什么时候能不这么乱来。”沈清秋虽这么说,却把握着洛冰河的手扣得更紧了。


洛川之滨。


“当时就是在这里被柳……师叔捞起来的。”


“……哦。”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木师叔说师尊还有气息,我觉得师尊在苍穹山会恢复更快,也会更开心,所以……就让他们把你带回去了。”洛冰河眉眼垂着,有一点点的不开心。


“为师不是说了——”


“嗯,后来师尊说,醒来之后最想先看到我,我真的特别特别的开心。”洛冰河眼中的光烧在沈清秋心上,有点痛。


沈清秋抬手帮他理了理被河风吹得有些散乱的鬓发,认真的盯着他迎着夕阳余晖的俊朗面容。


“那答应我,要把这份开心一直一直的留住。”


第二日,两人没直接回山中小舍,而是绕去了苍穹山。


毕竟这里是一切的起点,不回来看看,说不过去。


“师尊!”“师尊回来了!”“师尊我们好想你啊!”“师尊这次回来留多久啊?”“什么留多久啊,师尊回来就别走了!”刚一进清静峰的山门,沈清秋就被一大群弟子们团团围在中间,一群早就长成青年人的大孩子们又跳又笑,活像迎接孙悟空回花果山的小猴子们。


沈清秋被自己这个脑洞雷得外焦里嫩。


他就这么被一群闹腾的徒弟们簇拥着进了竹舍,还不忘紧紧拽着一脸苦大仇深的洛冰河一起。


象征性的查了弟子们的课业,又被迫听了半天这群小猴子们七嘴八舌的讲峰上远远近近发生过的趣闻轶事,沈清秋觉得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


然而却是难得的平和美好。


至少有那么几个瞬间,让他忘了即将到来的一场永久的离别。


“哎呦,沈大峰主居然还记得回来啊?”还没见到人进门来,就听见齐清萋这不饶人的嘴又在发威了。


“齐师姐不要这么说,沈师兄毕竟难得回来一趟,你就别呛他了。”这是木清芳的声音,还刻意在“难得”两个字上加重了语调。


话说木师弟你这真的是在帮我吗?沈清秋扶额。


“哼,八成又遇了什么麻烦。”柳清歌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傲娇意味。


……柳巨巨就算你确实打架厉害,也不用这么瞧不起人吧!


我这次确实是真心实意回来看你们的!


……再不看看就没机会了啊。


想到这,沈清秋连吼回去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柳师弟你这就太不了解沈师兄了。”尚清华的声音软趴趴的飘来,听得沈清秋一抖,心想好歹这个同乡还是有点人情味的。“依照沈师兄的实力和脾气,会回来苍穹山怎么可能是八成遇了麻烦,明明应该是十成才对。”


向天打飞机你是不是想死一死!


沈清秋愤愤然的抬眼,就见到这一群向来颇为团结的师弟师妹们组团来清静峰围观了。


长辈们说话自然没有弟子们参与的份了,明帆和宁婴婴负责给几位峰主布茶之后,顺带把苦大仇深升级版的洛冰河也给拽了出去。


沈清秋朝着一步三回头的洛冰河轻轻点了点头以示安抚,结果就见到洛冰河不知从中读出了什么奇怪的信息,表情一下子多云转晴,浑身散发着粉红泡泡一样的飘了出去。


沈清秋一脸迷惑的回过头,就看到以尚清华为首的几位峰主一脸诡异笑容的看着他。


于是理所当然的,话题都绕在了他跟洛冰河身上。


苍穹山上这群人到底有多无聊啊!掌门师兄你是不是要考虑一下给这群没事就爱八卦的闲散人员找点正经事做做?


沈清秋的内心在嘶吼,面上还得跟这群好奇心旺盛斗嘴技能满点的同门们打太极。


真是累并快乐着。


送走这群峰主们的时候,沈清秋意味深长的多看了尚清华一眼。当年打飞机菊苣那个回城附件好歹还带个是否启动的选项,怎么到了自己这个高级版,反而就变成强制执行了呢?


尚清华并没有察觉到这道目光,自顾自的跟齐清萋他们闲扯着走远,好像还不知道因为提了什么,被齐清萋追着跑出好一段距离。


真好。


鉴于并没在周围看到洛冰河的影子,沈清秋决定先去穹顶峰看一看,见一见岳清源。


“清秋师弟?几时回来的?”岳清源见到来人,放下手中的卷册起身相迎。


“掌门师兄,近来可好?”沈清秋见到这位一派之首自上次别过以来修为精进之余,眼中化不开的一丝忧愁仍不见减少,心底只能默默叹息。


不论在哪个世界,岳清源的故事线大概都没有圆满结局。


而沈清秋唯独对帮助这位老好人师兄无能为力,那个能解开岳清源心结的人从来就不是他。


“我这一切安好。你这次回来可会久留些时日?”岳清源的关切分毫不减,哪怕这么多年来从未得到任何他想要的回应。


“……怕是明日就回了,这次只是回来看看。”沈清秋微微移开了一点目光。


他之前就在犹豫,要不要在最后这次会面的时候,把真相都告诉岳清源。告诉他自己并不是他熟悉的沈九,沈九早在十几年前便不存在于这世上。


但话到嘴边,他却依旧说不出。


说完就走,他自己倒是落得解脱,可岳清源呢?


他也不知道岳清源知道真相后会做出何种反应,是哀伤,是绝望,是心魔再起还是会穷尽一生去寻?


那个外柔内刚爱冲动的岳七,一直都没变。


又何必给他徒增烦恼……若是沈九能知道当年的阴差阳错,肯承下岳清源这份回护情谊,大概也会希望,七哥能得一世安然吧。


“如此……也罢,你总有自己的事要忙的。”岳清源压下一丝苦涩,重新温和的笑着。“那今晚就来穹顶峰,与诸位峰主们一聚可好?想几位师弟师妹得知你回来,定是很高兴的。”


……他们都知道得差不多了,而且那哪是高兴,简直是无聊憋久了终于找到热门话题,闹腾的快把清静峰给拆了。


沈清秋正想说想先回去跟洛冰河商量一下,就听岳清源补了一句:“洛冰河也一同回来了吧,你若担心他,便叫他一同过来也无妨。”


……也好,至少有洛冰河护驾,这群峰主不能死命灌他酒了。


他可不想这时候喝醉,毕竟连醒着的时间都所剩无几,还哪有时间浪费在梦里。


直到从穹顶峰赴宴回来,沈清秋才知道洛冰河白天那个粉红泡泡是怎么回事。


他捧着洛冰河熬了足足大半天的一碗竹香淡粥,看着对方一边念叨着竹筒笋丝一应食材用具都是清静峰自产、从选竹挑笋到洗米煮粥都一力亲为,一边露出一脸求表扬的小小骄傲和期待神情,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把自己有些湿润的眼睛悄悄藏到了粥碗蒸腾而出的雾气之后。


天色初明,沈清秋便和洛冰河御剑离开了清静峰。


若走得晚了,被那群弟子们拉扯着哭天抢地,怕是再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


看着洛冰河恨不得时刻粘在自己身边宣示所有权的架势,在不打算久留苍穹山这一点上,沈清秋都不用跟他商量。


奔波两日逛了大半个世界,他们终于再次回到了山间只属于两人的家。


最后这一天,沈清秋决定哪儿也不去。


他就想好好跟洛冰河一起,再过一天再平常不过的日子。


只是……


“冰河你做饭要帮忙吗?”


“不用了师尊,你回去歇着就是在帮忙了!”


“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林子里的野菜长得挺好,一起去采一些?”


“好啊我这就去备篮子和工具,——不许像上次那样直接用手挖!”


“冰河啊今天的茶怎么这么苦?”


“师尊你是不是把什么奇怪的叶子也一起放进去了!快给我看看有没有中毒……”


“冰河,上次那本书是不是收在这个架子上?”


“哦我上次整理的时候被挪到——师尊你快下来!那个梯子有点不稳!”


“还好还好,书里的东西还在。”


“师尊在书里藏了什么,都不给我看?”


“……现在还不行,等时机到了才能给你看,出去出去!”


好不容易把洛冰河赶出视线以外,沈清秋把刚从书册中取出的纸页展开,那是他前些日子悄悄为洛冰河画的一幅小像。


这鸡飞狗跳的一天,跟“平常的日子”一点都不一样。


可沈清秋就是想拼了命的去抓住,留在这个世界中一分一毫的幸福。


“师尊,今晚可不可以……”洛冰河像一只大猫一样蹭了过来,语气中带着小小的期待。


“不行!”以扇相抵,断然拒绝。


“师尊……”星星眼里隐约闪着泪珠。


“说了不行就不行!”头一次强硬得这么寸步不让。


“好好睡,这几天为师走累了想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沈清秋硬是把洛冰河推到安全距离之外。


“那……师尊说话算数,明天不许反悔。”洛冰河挂着泪珠的眼睛眨巴着,这是勉强让步了。


“……”沈清秋推人的手微微一抖。


“嗯,不反悔。”


他何尝不想满足洛冰河最后一个愿望。


但他怕啊。


万一回城附件启动的时候洛冰河醒着,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走了……他都不敢继续往下想。


虽然一觉醒来发现他没影了也不会是什么好到哪的结果,只是他不想亲眼看到洛冰河眼中再一次出现那种被挚爱离弃的绝望。


他想最后再自私一回,就一回。


明天……如果明天还能再见,别说一个愿望,一千一万个愿望,我都答应你。


沈清秋把白日里藏起来的小像轻轻铺开放在桌案上,回身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眉尖嘴角挂着小委屈睡得不是很甘心的洛冰河,从圆月升起看到月上中天。


月完满,人离别。


……


…………


………………


沈垣对眼前这一片看不到头的黑暗可谓不能更熟悉了。


第一次是被送到《狂傲仙魔途》世界的路上,第二次是差点死在埋骨岭之后的自救过程中。


现在是第三次。


这次黑暗之路的尽头……会是自己真正该去的地方吗?


他莫名有些焦躁,特别想摆脱这种等待的煎熬,却又特别怕黑暗之后的世界,再没有他念着最深的那个人。


“……我说系统你死到哪去了?还有多久能从这出去!”


【系统提示】……突发故障……排查中……请稍候……


沈垣觉得如果自己有实体而且系统也有实体的话,他绝对会以最快的速度把系统揍成渣。


什么时候故障不好,非这时候故障!


老子还能活着出去吗?啊?!


【系统】总能源不稳定……系统运行异常……


总能源?……不稳定?


洛冰河……出了什么事?


沈垣在心里叹了口气,出什么事,还用得着想么。


自己就这么凭空消失了,翻遍三界都找不到人,丢下一大堆空头承诺不说,还一句实话都没留给他。


换作自己大概也会崩溃的吧,何况还是自己倾尽全力也治不好他那颗玻璃心的洛冰河。


【系统】系统运行紊乱……请求贵方协助……


呵呵。


早知道这样你之前作个什么幺蛾子!


沈垣一肚子气,却找不到出气口。


“说吧,怎么协助?”沈垣用一副好整以暇的口吻,掩饰着心底几乎要喷出来的一簇渺茫却强烈的希望。


【系统】请选择……回归……书中世界……任意时间点……稳定总能源……


任意时间点?这是啥情况?


附带的随机奖励吗?


不过如果可以选择进入任意时间点,是不是,是不是就能……


阻止什么悲剧的发生?


比如不把洛冰河推进无间深渊?比如不在金兰城对他冷眼相对?比如不在花月城自爆留他一个人苦等五年?不在魔界对他不理不睬?不在昭华寺把他推走?不在埋骨岭眼睁睁的看着他差点被心魔吞噬?


沈垣睁大了并无实体的双眼,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忽然选择了戛然而止。


“同步吧。


“同步到书中世界与现在的系统时间对应的时点就行了。”


那些事都过去了,虽有遗憾,虽有后悔,但都被现在的洛冰河挺过来了。


但自己就这样走了,再也不出现的话……这个时间点的洛冰河,又该怎么办?


谁还能再一次拉住他,抱抱他,一边给他顺毛告诉他不要哭,一边陪着他安慰他所有那些深深浅浅的伤痕?


最离不开自己的,正是历过所有悲喜,扛过所有煎熬,却依然每日捧着自己小心翼翼的心思为他撑着一方春暖花开的现在的洛冰河啊。


而自己最舍不开放不下的,不也正是他么。


【系统】选择生效……正在前往……加载中……10%……40%……70%……90%……95%……98%……99%…………


沈垣在系统机械的读条声中缓缓闭上眼。


………………


…………


……


再度睁眼,所见是一片郁郁青青。


不是苍穹山,不是魔界,是隐居竹林外的山岩一隅。


沈清秋就那么立在风里,看向山下远方层层起伏的竹涛。


“师尊……”


身后传来脚步声,初时甚急,大概是狂奔而来,而后忽然顿住,静了许久后复又响起,缓慢而小心,就像踏着谁易碎的梦境。


沈清秋转回身,那个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身影,竟让他再难移开目光。


他就这么看着洛冰河一步一步向他走来,轻微的脚步声敲在心上,波起无边涟漪。


“师尊。”


一声轻唤,近在耳旁,却似自时间尽头破空而来,不期而至。


“你回来了。”


声音低沉平缓,却藏不住其中百味杂陈的颤抖。


沈清秋上前,走完了两人之间最后一步的距离,把这个早被自己刻进血肉埋进心底的人再一次,再一次锁进怀中,唯愿一生不放手。


“……我回来了。”



-FIN-


评论(11)
热度(185)
©水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