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叶

【水叶者,以叶为形,以水为心,生于僻野,不谙于世,终有重归天地之时。】
——
丹枫斜阳,白露为霜。
幻剑光寒,驭龙四方。
竹本无心,飞花情重。
秋风有意,洛水融冰。
——
【圣斗士】SS双子不拆
【魔道】忘羡不拆不逆
【渣反】冰秋不拆不逆
以上是底线,其余杂食
上门犯我底线者,虽远必喷

【冰秋】指间霜

*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HE……反正就是个吃起来挺甜的日常……(大概

* 原著向,原著结束后好多年后,清字辈峰主们应该都退隐了吧。

* OOC和私设都是我的锅,但如果有常识错误请一定要告诉我。

* 南方桂花,北方丁香,都是开花季节里侵略鼻子的大杀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并不能泡茶的丁香,谜之执念。

* <水叶冰秋>短篇系列完结。


————————


洛冰河敢肯定,师尊这两天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那次他走路声音轻了些,进门之前没被沈清秋听见,结果刚转过门就看到对方急着把一个什么盒子藏进乾坤袖里。他想问,却被沈清秋胡乱找个话题岔开了。


不开心。


一定要找个机会弄明白那个盒子是哪来的,居然刻意不让自己知道,肯定有古怪。


“……冰河,冰河?你在听吗?”


洛冰河被沈清秋唤回了神,连忙笑着点头:“在听的,只是在想还差哪些材料需事先备齐。”


几日后便是中秋,两人正在讨论今年的月饼。这么多年来,洛冰河习惯性的包揽了两人几乎所有吃食的制作,小到一日三餐大到年节席宴,无不亲力亲为。而这些糕饼点心之类有时也会多做一些,送去给同门故友,可算得上是相当体面的节日礼。


“还要用到什么特别的材料?”


“……也没什么,只差去采些鲜桂花回来便可。”


“哦,那就同去吧,算来此时山下的桂花正可一观。”


于是两人就提着竹篮出了门,往那片开得正盛的桂花林走去。


晨露未消,林间笼着没褪尽的水汽,沾湿了行人的衣角。二人本就为了赏秋,故而没有御剑。八月将半,山中暑气不复,片片金黄悄悄点染枝头,绘了一幅明翠交错的斑驳长卷。零星黄蝶因风而起,在林海中行过一弧轻柔的痕迹,停在路旁,落上草叶,或是拂过谁的发梢。


桂花林规模不小,此时正值花季,二人还未得见树影就先被浓醇的花香牵引了嗅觉。


“好香。”沈清秋忍不住赞叹。


“师尊若喜欢,我们多采一些回去,可以晒干了泡茶,或做成香囊佩着。”洛冰河笑。


“……咳。”香囊……总感觉哪里不对啊!洛少女你的脑洞别跑这么快好不好!沈清秋眉毛抖了一下。


“师尊怎么了?”


“……没事,香气太浓被呛了一下。”沈清秋展开折扇作势扇了扇,顺便把脑补的自己戴着洛少女送的香囊的画面从脑子里扇出去。


“师尊可喜欢桂花茶?”不觉间两人已转过山脚,来到参差繁茂的花林中。


“嗯……还好吧。”沈清秋沉吟。茉莉轻软如薄饮,桂花甘甜如醇酿,丁香清凛如烈酒……各自相较之下,他还是更习惯竹叶茶的淡泊。


“那我日后便往茶里多加一片竹叶吧。”洛冰河这话来得很是神转折,沈清秋这才发现,自己那点想法被不小心说出了口。


“……好啊。不过,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沈清秋随手摘了枝刚开的金桂,丢进洛冰河手中的篮子里。


“师尊,不要连枝条一起放进来。”洛冰河把那根花枝重新拿起来,一朵朵将小碎花摘下。


好吧,被嫌弃了呢。沈清秋有些窘迫的摸了摸鼻子,蹭了自己一鼻子的桂花香。


一路走一路摘,金的银的丹红的小花堆散了满满一篮子。在林子里兜转了小半日,两人拥着一篮花材和满身幽香,踱回山间竹舍。


待洛冰河将桂花拿去清洗加工,沈清秋将袖中盒子悄悄取出打开,对着里面的东西轻勾了下唇角。


就快完成啦。


人间月半,天上月圆。


中秋这天,洛冰河以几日前采来的桂花做馅,包进亲手制作的月饼中。其间沈清秋强烈表示这么多年自己都是被投喂的,偶尔也想参与一次丰衣足食的过程,结果反而把厨房弄得好一阵鸡飞狗跳,洛冰河忍无可忍的把人推到长桌一边,给他分配了把包好的月饼摆整齐这项既考验耐性又能展示审美的艰巨任务。


连着要送人的份都做好了,沈清秋终于肯歇下来,目送洛冰河提着几个礼盒去山下镇子里差人送走,又叮嘱他顺便带些桂花酒回来。


虽对这浓香不很习惯,但偶一为之,放任自己醉进这沉郁的清甜,倒也不错。


今次的小酌并没如往常选在屋内或院中,而是一时兴起的挪去了屋顶。二人携了一坛酒两只杯外加一盘花饼斜坐檐上,迎着一轮满月吹着仲秋的凉风。


月辉将两人连同屋舍竹林都滤了一层柔光,如霜华渐落,天地铺陈。空气中飘着隐约的桂花香气,也不知是山风送来,还是自面前的陈酒或是糕饼中散开。


“今夜月色就着四溢花香,可算得花好月圆?”洛冰河看向沈清秋,眼中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自是算的。”沈清秋一边故作淡定的拈起一块花饼细嚼慢咽,一边在思考如何应对洛冰河又在蠢蠢欲动的少女心。


“若是年年都有这般花前月下,此生何憾。”洛冰河的眼睛里闪着小星星。


不都已经这么过了好多年了么……沈清秋无力吐槽,果断的选择直接无视掉“花前月下”四个大字。


洛冰河盯着沈清秋的脸看了半天,忽然向前探身,用舌尖轻轻点了下对方的唇角。


“沾到饼皮了。”洛冰河笑得一脸满足。


“好好吃你自己的!”沈清秋一折扇敲过去,把洛冰河的脑袋拍开,还不忘故意攒了些怒气瞪回去。当然在对方看来,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洛冰河决定见好就收,转移话题。


“刚在山下偶然遇到了尚……师叔,他正要去四处拜访其他师叔师伯,我便托他和漠北把礼盒帮忙带过去了。”洛冰河对称谓问题还是不愿意习惯。


“哦?他倒是耐不住闲。”沈清秋倒了一杯酒递给洛冰河,自己也满上一杯。“不过堂堂前任安定峰主,礼尚往来的道理他该是比谁都明白,他可有什么回礼?”


沈清秋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再看洛冰河,却发现他好看的眉毛轻轻抽了一下。


“有是有,但看样子是漠北准备的,我没敢收。”洛冰河对自己这位得力部下多年来毫无长进的思维模式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样啊,不要也罢。”要了大概也没啥用,估计不是什么万年不化的冰糕就是北疆特产的冰碴陈酿。


也不知道打飞机菊苣这些年来消化系统有没有进化到冷热酸甜想吃就吃的境界。


“说到节日礼……师尊近来似乎得了个神秘的东西。”洛冰河嘴角轻扬,一双盛了星海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沈清秋,话音里带了三分好奇,三分撒娇,还有九十四分的不满。


好么,又在胡乱吃醋了,怕是那天见了自己藏盒子的时候就开始酿下这一壶了吧。


沈清秋直直看回去,对上他眼中揉碎了的月光,笑而不语。


互看了半天,洛冰河终是沉不住气,赌气认输一般的念叨:“师尊收了别人赠的东西也无妨,毕竟与故友难得一见,有个念想也是应该。这些事大可不用瞒我的,我也不会那般小气。”声音越来越小,轻飘飘的渗进了风中。


你这是在自我安慰吧?嘴都噘到天上去了,骗谁呢。


沈清秋费了好大劲才忍住没直接笑出声。


“你说的可是这个盒子?”沈清秋把小木盒从袖中取出,抬头看着试图将一脸紧张期待即刻掩饰起来而略显慌乱的洛冰河。


然后当着洛冰河的面,沈清秋将盒子打开,取出盒中物,轻放进洛冰河的手中。


洛冰河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只是定定的看着手中被月色镀上一层萤光的穗子发愣。


这是一只样式再简单不过的淡竹色穗子,一枚温润的软玉被同色丝线串起,下方扎了一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平安结,样子还算端正,大概是手法生疏的缘故,这结看着不是很平整,最下面的流苏却被理得很仔细,此时正柔柔的躺在他的手心里。


“一直想选些小礼物送你,也不知道什么合适,近来才决定亲手编了这么只剑穗。本想给你个惊喜,便没打算让你提前知道,结果那日却还是被你撞见了。”沈清秋晃着手里的折扇半挡着脸,假装自己在看月亮。


洛冰河缓缓把目光从穗子移向对面的人,却发现眼前的人影开始模糊起来。


“怎么又哭了?说好了再不许哭的……”沈清秋有点慌了,赶紧起身把这个梨花带雨的宝贝徒弟揉进怀里,熟练的开始顺毛。


洛冰河一手紧紧环着沈清秋,一手虚虚的握着剑穗,像是怕多用力一分就会把这独享的世间至宝给捏散了。


“师尊……师尊……”洛冰河把头深深埋在沈清秋肩窝,只是重复的一声声唤着。


“不过是个不怎么精致的穗子,也值得你哭一哭,什么时候能长大啊。”沈清秋无奈笑叹。


“我不要长大,只想师尊护着我,一世不离。”洛冰河的声音闷闷的,话中的每个字却都无比清晰的印在沈清秋耳中,刻在了心上。


胸中一股暖意冲出,沈清秋微微合眸,将唇轻轻印在洛冰河的眉心。


“好,一世不离,说到做到。”


……


入夜已深,洛冰河默默起身,就着窗边一片清亮的月光细细打量身边人的恬淡的睡颜。


静静看了好一会儿,洛冰河轻轻抬手,拾起杂在那人铺散枕边墨发中的一线银丝。


洛冰河也有一个私藏的盒子,从没让沈清秋见到过。


盒子里,与刚刚放入的那根相似的银丝,已攒了小小一束。



-FIN-


————————

稍微解释一下题目:

首先,这个题目有致敬我看的第一篇冰秋虐文——@HazelC 大大的《发间雪》(附文链接:上篇+下篇)的意味。

其实霜字是写这篇之前就定下来的代表秋的主题字,然而通篇基本就没体现出来,我的锅……

但最终决定不换字(没换成指间花这样看上去更贴切的题目)是因为霜有一种清冷凄凉、精致美好又容易消逝的感觉,这里暗指无声岁月,握不住的光阴,和洛冰河手里藏着的那些沈清秋的白发。

洛冰河不想长大,可是师尊却开始变老了。


评论(41)
热度(195)
©水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