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叶

【水叶者,以叶为形,以水为心,生于僻野,不谙于世,终有重归天地之时。】
——
丹枫斜阳,白露为霜。
幻剑光寒,驭龙四方。
竹本无心,飞花情重。
秋风有意,洛水融冰。
——
暗丝余党,造句狂魔。
人不犯我,与世无争。
——
【圣斗士】SS双子不拆
【渣反】冰秋琅苏不拆不逆
以上是底线,其余杂食
上门犯我底线者,虽远必喷
不混圈,谁家恩怨都请绕行
拉黑三原则:盗图,掐架,水tag

【冰秋】相闻

* 不是文,想起来就瞎写的,以后有空再改+1……(。

* 手头没有原文对照所以个别地方有bug……

* 懒得挑错字了爱咋咋地吧我等会还得出门……(热

* 就当随便意思一下凑个热闹吧……(。

————————


1.

巨锤虽大,却被眼前的魔族舞动如风。洛冰河仗着身形灵活一路闪避,却也只能勉强做到不被毒刺所伤,完全顾不得清静峰弟子极其看重的形象。

“这么个毛头小子与我族长老对战,也真是难为他了。”是纱华铃那娇嫩里透着妖气的声音,“只是这么个俊俏少年,就这样送在了这里,岂不可惜?”

洛冰河咬紧牙,又一次堪堪避过天锤长老的攻击,臂上却划破了一大片衣料,几欲见血。

“他会赢的。”肯定的陈述句,师尊的声音。没什么波澜起伏,也不带多余的情绪。

而就是这样一句平淡如日话家常的轻描淡写,在洛冰河眼底种下了一团火,在他心里绽开了一簇光。


2.

“是你自己下去,还是让我动手?”沈清秋举起修雅剑,对准少年的心口。他微微偏头避开对方那双已然通红的眼睛,强迫自己不去在意那其中满溢而出的绝望和无助。

而他在举剑之前那句“我不想杀你”,大概直接被那喷薄的绝望之火烧成了灰,散在了无间深渊的魔障里。

无所谓了。沈清秋想着,多这一句也好,没这一句也罢,终归改变不了什么既定的结局。


3.

那声音很轻,如那个坠落在风里的人一样残破飘忽——“从前种种,今日一并还给你。”

可洛冰河听到了,一字不漏。

“……还?”宁婴婴的训问让这个字再度于他脑内炸响。洛冰河近乎慌乱的紧紧扣住怀中人单薄的身体,目光落在那人染血的唇角,似乎是在确认,那个“还”字是不是真的是师尊的本意。

可是——

“——我不要你还!”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着谁申辩,可那个本该倾听他满心委屈与惶恐的人,那个给了他此生最亮的光明和最深的黑暗的人,此刻却只是静静卧在他怀里,无声无息,无从回应。

自然,也是听不见的。


4.

“梦魔前辈,您可否告知洛冰河是在何处进入的圣陵?”

“告诉你又有什么用,这小子不醒,你也用不了心魔剑,不是一样出不去。”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

“就凭你一个凡修?”毫不掩饰的轻蔑。

“……”凡修怎么了,凡修也是有尊严的!而且……“我是他师尊。”

“这时候想起来你是他师尊了?”

“……”您老人家能不能闭嘴!“……这个时候,除了我,还有谁能护他,或者说,还有谁会护他。”

“……”

“……?”居然真闭嘴了?

“唉,这小子要是能醒着听到你这句话,估计会直接感动的哭出来。”

“……”呵呵。


5.

“师尊!”“醒了醒了!”“沈师兄你还好吧?”“刚吐了血,木师叔师尊没事吧?”“淤血吐出来就好了……”

“……”别吵了脑仁疼……

“都闭嘴!”战神的怒吼果然有效,周围一下就安静了。

沈清秋顺手就抓了个自认为最实诚的人问情况:“洛冰河呢?”

被抓的柳清歌面部肌肉一抽,哼了一声:“死了!”

“……”

“诶刚醒怎么又倒下去了!”“柳师弟你干嘛吓他!”“就是啊柳师叔!阿洛明明活的好好的你为什么咒他死!”“不怪人说你,柳师兄啊,我都觉得你这有点过分了。”“……我不说话了!”

“……我没晕……”但是到底什么情况……

“没死!”——那就好,幸好没有再一次的阴差阳错。

“你们两个抱作一团,被柳师叔一起从洛川捞起来的!”——怪不得柳巨巨的脸那么黑。

“阿洛跑去给师尊找灵丹妙药去了!”——这孩子!乱跑什么啊!这种事扔给魔族小弟去做就好了啊!当徒弟的都不老老实实的守着师尊的吗?!

“……其实是苍穹山不让他在这里久留,见到他就喊打喊杀的。”——也难怪,毕竟之前惹出那么大的乱子。

不过想想堂堂男主一脸吃瘪的灰头土脸样……沈清秋终是没忍住,轻笑出声。

那笑声里融着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暖意和宠溺。

只可惜最该听到的人,恰好不在。


6.

“不如走吧。”

“……走?”

“你不是说这里不欢迎你吗,那就走,到欢迎你的地方去。”

“……”还是……抓不住吗……

“这次——”沈清秋补充,“——不论什么地方,为师都陪你。”

洛冰河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是幻觉吧?又做梦了吗?

可是师尊伸过来的手,师尊握住自己掌心的手,是暖的啊……

“师尊……”


7.

直到背对着长长的石阶走下穹顶峰,洛冰河依然像是踏在云里,怕再多走一步,就会踏出这个醉人的幻境。

沈清秋牵着他,看重这么大个人跟丢了魂一样的飘在自己身边,有些好笑,更多是心疼。

磕磕绊绊了那么久,辗转奔波了许多年,当终于能够握住彼此一双手的时刻就在当下,却依然像是捧着一泓泡影,珍视到小心翼翼,放不下又不敢动得分毫。

之前被这孩子日里夜里梦里梦外的缠着,一天十二个时辰对着这张脸,是真的烦。可一觉醒来,望遍周遭却没能得见这张脸的那一刻,他才终于意识到一个再也不能否认的事实——

真是被烦习惯了,习惯到无可救药,习惯到如果洛冰河不在身边,自己竟会生出无法忽视的伤感和期念。

所以在隔了万千人群看到静立在石阶上那个孑然身影时,才会情不自禁的向他奔去……

“冰河。”沈清秋顿住脚步,看重立在下面一级台阶上循声转身的俊朗青年呆呆的望着自己……还是觉得很好笑。

于是他就又一次轻笑出声,露出被月色和漫天烟火柔和了轮廓的温暖笑颜。

洛冰河更呆了。

如果说刚刚只是在怀疑当下进而怀疑人生,那现在就是完全被斯情斯景摄了心魄——甘之如饴。

于是沈清秋就在这样的天光夜色之下,带着这样淡淡的笑容上前半步,伸出手把这样呆若木魔的洛冰河拥进了怀里。

此生无憾。

“师……师尊……”洛冰河觉得这声音都像是从梦外面飘进来落进自己嘴里的,一双手张在空中,不知道该往哪放。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沈清秋闭上眼,就着一级台阶的高度将下巴搁在洛冰河的肩膀上。

然后整个人听话的石化在原地的魔尊终于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来自心上人真切的心跳声,和一句不能更平常的记念——

“冰河,我……很想你。”




0.

“师尊,师尊,师尊……”

“别……别叫了……”



-FIN-


评论(35)
热度(359)
©水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