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叶

【水叶者,以叶为形,以水为心,生于僻野,不谙于世,终有重归天地之时。】
——
丹枫斜阳,白露为霜。
幻剑光寒,驭龙四方。
竹本无心,飞花情重。
秋风有意,洛水融冰。
——
【圣斗士】SS双子不拆
【魔道】忘羡不拆不逆
【渣反】冰秋不拆不逆
以上是底线,其余杂食
上门犯我底线者,虽远必喷

【七九】圆缺误

* 累到骨头散架状态敲的超短篇,脑子都不能算清醒

* 原著背景片段向,所以……别问我是不是HE(揍

* 从来就把握不好小九的人设,所以ooc是必然

* 一小时速成,实在写不动了……大概是勉强赶上了吧(。


————————



1)


“小九,看这个。”小男孩眉眼弯弯,大大方方将手里的东西递出来。


“半块饼而已,看着就硬邦邦的,有什么好高兴。”沈九瞥了一眼,而后极快的转过头去。


“听街角摆摊的爷爷说,这个叫月饼,是专门在今天吃的点心,据说吃了能给人带来福气。还说要是跟重要的人一起吃,就可以一辈子和乐团圆的在一起。”小男孩不厌其烦的解释,并没有漏掉沈九转头的瞬间吞咽口水的细节。


“……那些闲话你也信。”沈九撇了撇嘴。


“那,小九愿不愿意吃这个月饼啊?”小男孩继续温和的循循善诱,手里的半块月饼又朝前递了递。


“那……看在这么块硬疙瘩还算有点来头的份上,我就尝一尝好了。”沈九摊开一只手,头却还扭在另一边。


才不是想跟傻乎乎的七哥一起吃!


小男孩笑了,把半块月饼郑重的放到沈九手中,像是交托了一辈子的祈愿。



2)


“小九,今日中秋,穹顶峰例行设宴,你……也一起来吧。”身着玄端的掌门坐在他身边,话语中却早没了平日里的端肃威仪。


“多谢掌门师兄好意,清秋身体不适,今日便不去凑这个热闹了。”沈清秋面色如常,眉目冷淡,在说到“清秋”二字时刻意加重了读音。


他对“秋”执恨入骨,对跟秋有关的一切都格外抵触,尤其不喜这以秋为名的节庆。


可这“秋”之一字,却如梦魇中恶魔的低吟,在他奋力逃脱的荆棘路上阴魂不散。


“……”掌门被这句毫无温度的答话噎得一顿,虽说早就习惯了对方一次次以冷漠或刻薄作为回应的态度,却还是心存幻想,希望下一次的尝试会有所不同。“小……清秋师弟,这次宴上会有醉仙峰新创的酒芯月饼助兴,若是清秋有兴趣……”


“月饼?”沈清秋硬是把这平常的两个字说出了嘲讽与愤恨交织的笑意。他目光凌厉,怒气凌人,是掌门再熟悉不过的样子。


“岳清源,这普天之下,最不该跟我提及月饼的人,不正是你么。”


说什么和乐团圆一辈子,又是谁最先背弃了承诺。现在却拿着别人舍来的光鲜绮丽,要再一次笼络自己早就蚀尽烂透了的那颗心。


……别做梦了。


两人都没再作声,空余一室沉默。



3)


地牢不见日月,被锁链牢牢扣住的人无从得知,今日又是一年中秋月圆。


本该是个至亲之人相依相伴的日子,却再不会有人给他送来月饼,再没有人温和的唤他一声小九。


玄肃的碎片就在眼前,他却拼尽全力也无法触及。


他是真的没想到,岳清源竟然傻到跳进这样一个明晃晃的陷阱里,义无反顾。


他是真的不知道,岳七的失信背后有着怎样鲜血淋淋的过往。


那么傻的一个人,什么都不肯跟他说。


正如当年递到他手上那半块月饼,明明是小男孩得到的全部。


哪有什么两人一辈子的梦满团圆,那是七哥甘愿将一生一世的一颗心,都交到了他手上。



-FIN-


评论(48)
热度(158)
©水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