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叶

【水叶者,以叶为形,以水为心,生于僻野,不谙于世,终有重归天地之时。】
——
丹枫斜阳,白露为霜。
幻剑光寒,驭龙四方。
竹本无心,飞花情重。
秋风有意,洛水融冰。
——
【圣斗士】SS双子不拆
【魔道】忘羡不拆不逆
【渣反】冰秋不拆不逆
以上是底线,其余杂食
上门犯我底线者,虽远必喷

【冰秋】渊盟契(四/下)

* 古代架空背景,非修仙设定,完全没考据,通篇都是私设

* 皇子洛冰河×冒牌质子沈垣,冰秋only,其余亲情友情向

* OOC和bug多,脑洞大笔力渣,头一回写非原著向,HE保证

* 全文完结走存稿,中篇日更,清水没车,大概不会有番外


————————



(四)闲情<下>


自那次元宵赏灯之后,洛冰河来竹舍的次数越发频繁了,大多时候只是过来坐坐,与沈垣一聊就是半日,偶尔也会约他出门走走,去集市闲逛茶楼听书,或去郊外踏青春塘观柳。每次他来都还不忘带些东西,有时是些特色吃食,有时是些精巧的物件,虽都不是太贵重的东西,却也仍是让沈垣觉得压力颇大。


毕竟他孑然一身,早就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还礼了。


洛冰河倒是从来不在乎这些,被沈垣明示暗示了几次依旧坚持不懈,就差直接把他自己殿里的膳房和仓库整个搬到沈垣的院子来了。沈垣见劝阻无效,又不好辜负了对方一片诚心,只得一边找借口给自己宽心,一边任由洛冰河继续往他这折腾。


所以听到门外通传二殿下来访的时候,沈垣顺手就把堆了笔墨纸张的桌案清出空位来,准备给他放东西用。


见面叙礼,待侍从奉茶退下之后,洛冰河端起茶盏轻嗅了一息茶香,却并不急着饮下,只擎着手中细瓷小杯挑着眉毛,带了几分调皮的看着沈垣。


看来他今天心情相当不错的样子,都有心思逗我玩了。


不知道那些习惯了二皇子一张冷漠脸的朝臣们见到这样的洛冰河会不会被直接吓跑。


“殿下今日这么开心,是又寻到了什么难得一见的好宝贝?”沈垣的话里也含了三分笑意。


其实没外人的时候,两人真的就跟之前说好的一样互相以名相称,平时聊天也愈发放得开,确乎有种挚友相谈的意味。沈垣就算再觉得别扭,也不能表现在明面上,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时故意换了称呼,摆明了是顺着洛冰河的意思开起了玩笑。


“王爷真是厉害,竟一下就猜中了。”洛冰河也跟着用了敬称,随后放下茶杯,从怀里掏出一个轻巧的……大纸包。


沈垣盯着洛冰河将层层油纸缓缓拆了,把包着的东西摊开推到他面前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宝贝算不上,却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尤其是以他现在的境地,能再见到这样东西,简直做梦都没想过。


苍穹国都特产的龙骨香瓜子,满满的一大包。


瓜子堆里还附了一小包用于防止瓜子受潮的干石灰。


“你……”沈垣觉得喉咙有点堵。


这瓜子若是存久了本身极易失掉香味,所以虽是苍穹名产,却很少能在皇都之外见到。从苍穹国都到这边路途遥远,两国关系也还算不上彻底缓和,也不知为了这区区一包零食,洛冰河究竟费了多少时日心血。


“快尝一尝,我之前也没吃过,不知一路颠簸了这么久,味道会不会有异。”洛冰河一脸期待的看着仍然一动不动的沈垣,扶着纸包的手因紧张而微微蜷缩,把油纸捏出了几道细细折痕。


沈垣这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魂,手指轻颤着拈起一颗瓜子,指甲用力将瓜子壳捏开,剥了一粒放进嘴里。


然后闭上眼,一面品味,一面回味。


过了好一会儿,沈垣才平复了心情睁开眼,然后一眼就见到坐在对面都快急哭了的洛冰河。


“……”


他真不是故意装深沉吊人胃口的!天地可鉴!


看洛冰河这副样子,搞得像是自己把人欺负得很惨一样!


我就是吃了一颗瓜子,好久没尝到这个味道了有点激动一时忘了对面还有人而已,又不是在以身试毒……


沈垣轻咳一声,赶忙整理了面部表情,认真给予评价:“味道很好,跟在产地吃到的几乎一样,一路运来尚能不失原味,确实难得。”


洛冰河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像个得了表扬的孩子一样雀跃:“是吗?”


见沈垣点头,洛冰河才终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之前听你提过这龙骨香瓜子是苍穹民间小食一绝,便好奇的差人寻些回来,又怕一路颠簸失掉原味,反辜负了美食之名,所以今天就带了过来,请行家品鉴一番。”


听他这么说,沈垣倒是稍稍安了心。


他可不想当真听到二皇子专门为他跑去敌国都城买瓜子的说法,也自知还没那么大面子。


不过安心之后呢?大概是该庆幸洛冰河很把自己说过的话当回事吧……大概。


“这么大一包都拿来,你自己不留一些?”沈垣压下复杂情绪,又捏了一颗瓜子剥开,用指甲感受瓜子仁清脆的触感。


“这些是特地给你的,我那还有一大桶,若是不够我下次再带些来。”


“……”一,大,桶?!


洛冰河解释说,这瓜子怕风怕潮还不能封得太死,他便让人在木桶里铺了好几层油纸又分层放了几个装着干石灰的布包吸湿,这样才赶在雨季之前把一大桶龙骨香瓜子从苍穹国都千里迢迢的运了回来。


听完之后,沈垣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如果他还有机会摆脱质子的身份,或许可以考虑用洛冰河这个法子回国卖瓜子。


也真亏他想得这么周全。


两人又是边喝茶边吃瓜子的闲聊了半日,这状况跟洛冰河每次来时大同小异,可沈垣觉得他今天似乎在等着什么出现,虽然面上不显分毫,眼神却有意无意的不时往大门方向瞟一下。


他这个小院子平日清静得很,除了洛冰河之外根本没人主动上门。此处如果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安排,那八成仍是这位揣一肚子玲珑心思的殿下的杰作。


“看什么呢?”趁着一个话题结束的当儿,沈垣起身为两人添茶,随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那片青竹生得挺秀,忍不住多看两眼。”见自己走神被发现了,洛冰河也不急不恼,想都没想的信口回答。


沈垣眉毛抽了抽。


编个谎话也稍微有点诚意好不好!


那几根竹子又不是刚长出来,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留心?


见他不肯说,沈垣更确定了洛冰河还有后着的想法。


正在这时,侍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禀二殿下、王爷,府外一位书画商求见,说是按照约定来送东西。”


约定?


沈垣深深的看了洛冰河一眼,半带揶揄的笑问:“这是又要给我什么惊喜?”


“这个可算不得惊喜,之前明明提过的,清秋贵人多忘事,怕是不记得了。”洛冰河起身,迎着倾斜的阳光和穿过竹林的夏风站到竹舍门外,只给屋中人留了一个清劲挺拔的背影。


“让他带着东西到这来吧。”


侍从应了声转身而去,沈垣也从屋内缓步走出,摇着扇子与他并肩。


不一会儿,侍从引了两人绕过竹林来到竹舍前的空地处。走在前面的一位衣着讲究的应当是店铺的老板,后面跟着的布衣伙计手里抱着一个两端封住的长竹筒。


既然来人自称书画商,这竹筒里的东西,自然是书画卷轴了。只不知是哪位大家名作有幸被洛冰河挑中,还特地送到他这里来。


店主带着伙计向两人行礼,洛冰河命他们把卷轴从竹筒里取出,展开给沈垣看。


卷轴长逾六尺,宽近三尺,是一幅细细裱过的横幅水墨。画中竹影斑驳,池水澄净,曲径通幽,屋舍掩映,竟与两人所在之处的景致分毫不差。


沈垣不觉上前一步,随即恍然,转过脸看向这幅画的作者。


上个月一次洛冰河过来,正赶上沈垣在院中对着竹舍作画消磨时间,见他画得专注,便一直站在身后旁观,直到他画毕收笔,才注意到身边多了个人。洛冰河便就着那幅绘了居所的随笔与他聊起了书画技法,还半真半假的说要拜他为师学学这些南国雅事。其实沈垣看得出,洛冰河于此道所知并不比他少,自己那点借着伴读的名头蹭来的本事虽然勉强能撑个场面,可根本就拿不出手来教人;而苍穹九王爷书画双绝,却是举世皆知的。他只得胡乱将话题岔开,也不知洛冰河会不会起疑。


只没想到,那日洛冰河说要准备一份入门答卷,竟不是玩笑。


同样的景致,在洛冰河笔下却有不同的意蕴。比起自己那幅线条柔和气质温润的闲作,眼前这幅可称风骨尽显,笔触落落大方,着墨收放有度,硬是将一处寻常小舍勾画出几分清冷孤高不染纤尘的遗世之风。若不是住得久了,沈垣怕都认不出那是自己落脚的地方,直把画中景色当成哪处远遁世外的名门仙府。


“弟子拙作,师尊可满意?”洛冰河也笑着看他,眼底的得意和期冀藏都藏不住。


何止满意!你这幅比我自己画的简直好太多了啊!


这么厉害的弟子我上哪敢收!


沈垣故作高深的拿扇遮了半张脸,缓缓点头:“很不错。”所以你根本不用拜师就已经可以出师了!


“那我可否将此画赠与师尊,换师尊当日那幅墨宝?”洛冰河一口一声师尊,叫得沈垣真想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


你都差人直接送到这来了还问我做什么,一开始就根本没打算拿走吧!


我那幅有什么好看的!虽然我自己留着也没什么用,真换得了他这幅也是稳赚不亏……


沈垣一边放飞思绪,一边鬼使神差的就将洛冰河的提议给应下了。


“那我再添几笔。”洛冰河忽而转身回屋,把沈垣之前收到一旁的笔砚取来,笔尖吸饱墨汁,在画纸留白处落下端正潇洒的三个题字。


——“清静居”。


给他这不起眼的院子送了这么个一本正经的名号,沈垣真是受宠若惊。


干脆将这幅直接挂在前厅正中央吧。


洛冰河没掏名章,只在落款处留了日期,和飞扬的“冰河”二字。


“好了。”洛冰河退了两步又仔细端详了一番,满意的点点头。


沈垣把自己之前那幅也翻了出来,本想先拿去装帧一番,改日再交予洛冰河,却被对方拦下,只让他在日期旁简单添了署名,落了个单单的“沈”字。


跟上元夜升起的孔明灯上一样,只有一个姓氏。


洛冰河也没问他为何不题全名,待墨迹干了便将画纸卷起收进竹筒,回身交给画商让他按着相同的规格裱好,自己过两日再去取。


倒是不用沈垣操心。


画商离去之后,洛冰河也准备告辞回宫,又在竹舍耗了大半日,也不知他哪来这么多闲暇。


“啊!差点忘了还有正事没说。”


沈垣将人送到门口,洛冰河刚要上马,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不觉惊呼出声。


“……”沈垣连惊讶都懒得表现出来了。


你在这待了这么久,居然才想起来还要说正事?


哪门子正事让你这么不上心的!


洛冰河见沈垣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自己,便再次走回他面前,认真的看向那双清澈明净的眼眸。


“五日后,父皇在城郊围场举办一场围猎大会,清秋要不要一起来?”


……还真是正事。



-TBC-



————

真·日常,过渡章的意思非常明显了~

不统一改一遍不知道居然真有不少前后矛盾的地方,所以我这种脑容量就不适合写连载……

感觉堂堂大苍穹快被我写成美食之国了,龙骨香瓜子或成全篇最大赢家!(啥

昨天谁问我冰妹有没有机会叫师尊来着?没有机会制造机会也要叫,这才是冰妹的作风!~

2017.09.22


评论(28)
热度(133)
©水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