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叶

【水叶者,以叶为形,以水为心,生于僻野,不谙于世,终有重归天地之时。】
——
丹枫斜阳,白露为霜。
幻剑光寒,驭龙四方。
竹本无心,飞花情重。
秋风有意,洛水融冰。
——
【圣斗士】SS双子不拆
【魔道】忘羡不拆不逆
【渣反】冰秋不拆不逆
以上是底线,其余杂食
上门犯我底线者,虽远必喷

【冰秋】落木萧

* 热到不想动,一直不写又手生,我本来就不能算个正经写手

* 原著背景日常向,随便开的脑洞找状态,大概是个标准的流水帐

* ooc私设bug遍地,我对动物的了解依旧停留在小人书的水平

* 中心思想是什么,能吃吗好吃吗怎么吃?(放弃治疗.jpg


————————


天高云淡,风和日暖,是个出门游赏的好日子。


时值夏末秋初,山间闷热的气息尚未被秋凉完全浸透,虽然修仙之人不会因寒暑感到过多的不适,但山中林木繁茂,湿热之气蒸腾,确实容易让人懒散。


于是洛冰河明智的将赖在暑气尾巴上犯懒的沈清秋软磨硬泡的从竹舍拖出来,陪他一道下山采买,回山时还特地挑了一条平时不常走的路。


“……”沈清秋不动声色的把地上枯叶踩得直接化作来年的春泥。


我不就是想睡个午觉吗!你到底有多大意见!


还故意绕路来折腾我!


真不该为了山下新制的冰镇雪梨汤就答应他,而且怎么就忘了洛冰河他自己也能做啊!


深感被坑的沈仙师心中愤愤然咆哮了一路。


洛冰河也对着这张维持了一下午高冷的师尊脸纠结了一路。


看来不说出个有分量的理由,师尊怕是要一直郁闷到晚饭时间了。毕竟……山下的雪梨汤确实没有自己做的好喝。


山的这一侧鲜少有人经过,树木疏密不均,也没有现成的山路可走。两人只循着大致的方位,在林间缓缓而行,七拐八绕的,竟是误打误撞的进了一片青黄斑驳的古木林。


没想到这不大的一座山中竟有这不小的一片古树,树木多高大粗壮,茎干挺直,上层树冠伸展开,将原本较为开阔的林地笼了个八九分,却又不会完全不透天光。初秋的暖阳斜斜照进林中,扯出丝丝缕缕的细密光线,将那些翠绿或金黄的叶片更映出一层灵动。穿林的凉风吹过,带起一片轻柔的沙沙声,伴着三两下婉转莺啼,和着几枚翩飞缓落的金碧轻蝶,在生着疏草的地面上铺了薄薄一层亮色。


两人也因着这般宁静的氛围,渐消了夏日的燥气,染了些秋日的清爽洒脱。


又一阵山风吹过,又一阵洒金微雨。沈清秋闲闲抬手,恰有一枚嵌了一带青绿的金叶落进掌中,如一柄开张的团金小扇,配了根翠色的穗子。


这时他才留意到,这片林竟是一色的银杏树。


“若是再迟些过来,应当能见到一片的金碧辉煌了。”沈清秋不由感慨。


“那过些日子,我再陪师尊一同过来看这满山黄叶纷飞。”洛冰河适时出声,声音也像那些落叶一样轻轻的。


看他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沈清秋也不好继续高冷,只得收了早就淡得不能更淡的那点郁气,缓缓的点了点头。


洛冰河稍稍走近了些,伸手帮他摘下了落在发间的一片小小金蝶,又顺手将其收进衣袖里。


沈清秋用眼角余光扫到了对方的小动作,终是无奈的一声笑叹。


还是老样子。


连片叶子的醋都吃,又连片叶子都珍重得不行。


真是……让人一点都生不起气来。


洛冰河收好那片叶,抬头便见到了沈清秋唇边没来得及收起的一丝轻笑,然后这笑容就在自己脸上被放大十倍的呈现了出来。


“师尊不生气了?”虽是笑着,可洛冰河仍旧问得小心翼翼。


“……”沈清秋抬了抬眉毛,不轻不重的瞪了他一眼。


看样子是真的不生气了。洛冰河面上的笑不觉又深了几分。


“我见这几日师尊白天里容易困倦乏力,夜间又睡不安稳,想是被暑气扰得厉害,正遇今日天气难得温凉适宜,故此决定同师尊出来多走走,回去后我再在粥里炖些有益安神的食材,晚间也可助师尊安眠。”


沈清秋微微一怔。


闷热天气确实让人白天容易犯困,而白天睡太多的后果自然是夜里睡不着。本以为自己昼夜颠倒的睡眠状态被刻意掩藏得很好,结果还是被看似睡熟的洛冰河掌握得一清二楚。


果然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把注意力粘在自己身上。


这回是真的连一点生气的理由都没有了。


沈清秋微垂了眼睫,展开手中的折扇轻轻摇着,不觉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那一套借以掩饰心动的习惯动作,也都还是老样子。


洛冰河自然是早就知道了的。


他也不戳破,只悄悄弯了眉眼,柔了表情,安静的跟在沈清秋身后半步距离处,放任自己沉溺在眼前人风拂青衫、墨染竹扇、发丝衣袂随着满目萧萧落叶翩然曳动的绝景之中。


两人就这样不疾不徐的走着,待到绕回竹舍附近,已近夕阳半山。


忽然从一侧的林中传来一声小兽的低鸣,打破了绵延在两人心上的宁静。


沈清秋不觉停步转身,洛冰河也随着他的动作向一旁看了过去。


“似是一只受伤的小鹿。”洛冰河半侧身遮在沈清秋面前,待看清了前方情况,才不着痕迹的让出沈清秋的视线。


沈清秋这才有办法看清不远处那只伏在地上的小家伙。


这是一只还没长角的幼鹿,茸茸的耳朵一抖一抖,圆润黑亮的眼睛里透着无助和警惕,无甚杂色的淡棕皮毛被透过树荫的阳光镀上一层薄薄的柔光。这小家伙此时正四蹄跪伏在一处树根虬结的洼地里,想要起身,却因为后腿被一处树根绊住而动弹不得,只能从喉咙里呜呜的发出哀戚的低低哼声。


大概是小鹿跑得急了,一脚踩进密生的根蔓缝隙里,拔不出来,只得被卡在原地。要是放着不管,怕是会就这样饿死吧。


大自然的生存法则有时候还真是残酷。


沈清秋走到小鹿身后看了看情况,见一只细细的鹿蹄被两条粗壮根蔓正正别在中间,小鹿一直尝试挣脱,却完全动不得分毫。


看来只能斩断树根了。


沈清秋合了手中折扇,运了灵力将扇锋对着小鹿身侧一挥,困住小鹿的树藤便整齐的断开。


自从见到有人走近,小鹿眼中的警惕之意就一直有增无减,此时感到压在后腿的力量有了松动的迹象,便即刻猛一使力试图尽快脱离困境,结果刚一起身,就又重重的跌在地面上。


似乎是在刚刚的挣动中伤了皮肉筋骨,这下麻烦了。


沈清秋凝了神情,上前准备查看小鹿的腿伤,却见这只本来还在兀自低鸣的小鹿忽然往远处一躲,黑珍珠一样的圆眼睛紧紧盯着他,似有些畏缩又有些不服输的倔强。


“……”沈清秋挑眉,被这小家伙的反应逗得弯了弯嘴角。


挺有脾气的嘛。


林子里自生自灭的惯了,防人之心已经融进骨子里了吧。


沈清秋也不计较被一只幼鹿驳了面子,转而走到小家伙面前,伸手轻轻摸了摸它的头顶。


站在不远处全程安静围观的洛冰河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小鹿得了安抚,稍稍放下了几分戒心,总算不像刚开始那般表现得极不友善,也终于肯老老实实的让沈仙师屈尊为它看伤了。


受伤的那条腿看上去皮外伤并不严重,只有些轻微的皮毛擦损,渗了些许血迹。但皮下的伤势显然不轻,小腿到脚踝部分已经肿起了一片,也不知有没有伤到骨头。沈清秋试探的顺着腿骨轻轻捏按,捏到某处时小鹿猛的一抖,呜咽声也大了几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沈清秋站起身,回头看向洛冰河,细眉微皱,凝着一丝忧虑。


“伤得重么?”洛冰河走近,目光却一直徘徊在沈清秋的眉心。


“骨头伤了,承重该是不行了。”沈清秋还在思考接下来怎么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


“那就带它回竹舍吧,反正院子够大,我备些草料为它铺个睡处就好。”洛冰河见沈清秋这般放不下,随即给出建议。


闻言,沈清秋眼中亮起一道光。


他竟是关心则乱,一时没想到干脆把小鹿带回去照顾。


只是虽然此处离竹舍已经不远,却仍有一段距离,这小家伙还是没办法跟着走过去。


看着沈清秋眼中的光又要被一丝愁绪缠住,洛冰河直接走到小鹿身侧,俯身轻轻把小家伙的身子托起,避开伤处将其抱进怀中。


“……”看着跟一只丝毫不肯安分的幼鹿斗法的洛冰河,沈清秋表情有点僵。


小鹿也不知是感受到了洛冰河身上不甚友好的气息还是对魔族有着高于人类的敏锐,被洛冰河死死抱着也不肯有半分消停的意思,不管不顾的四下挣扎。


而洛冰河面对怀里这只颇不给面子的小家伙,又不好发火又不好施力过大,竟难得的显出些支拙。


沈清秋没忍住,噗的笑出了声,然后连忙展了折扇徒劳的藏下这相当不厚道的一抹笑意。


“师尊……”洛冰河的声音里透出一丝无措,竟有些求救的意味。


沈清秋努力收了收表情,来到洛冰河身边,再次抬手给小鹿顺了顺毛。


小鹿抬起头看向眼前这人平和的眉眼,终于肯再度安静下来,由着洛冰河抱起走出这片坑洼的林地。


洛冰河也抬头看向眼前人淡如水墨的容颜,一边心中欢喜,一边眉上郁结。


好像有什么本该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平白拿去与人分享了。


不过看来,师尊是真的不生气了。


那就……先这样吧。


洛冰河微拧的眉头又轻轻的舒展了一些。


好容易回到竹舍,洛冰河将小鹿安顿在院子里,正要去做晚饭,就见沈清秋从屋内取了药箱出来,打算亲自给小家伙清理伤处。


“我来吧。”洛冰河急忙拦住沈清秋,将他手中的物什尽数接了过去。


沈清秋怕小鹿不肯听话,包扎上药的时候添乱加重伤势,于是也跟着洛冰河走到小鹿的草窝旁边,准备帮着打下手。


事实证明,沈仙师在某方面事情的预感上,是真的很厉害。


清理了小家伙腿上沾了尘土和血迹的皮毛,又用掺了少许药酒的清水简单清洗了伤口,洛冰河从用细绳悬在腰间的一个小瓷瓶里取了一枚小丸,放进备好的一只小木碗里以水化开,用软布蘸了药汁细细涂在那条细弱小腿上肿起的部分,反复涂抹了几回确保药量足够,才又取了干净的布条,将伤腿仔细固定在一根削得光滑笔直的小树枝上,缠好后还打了个漂亮的结。


其间,沈清秋负责全程守紧时刻惦记着抬脚踢人的幼鹿,又是及时按住不让它乱动,又是照顾它的情绪不时安慰,一路折腾下来竟是一点也不比洛冰河轻松。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小家伙对辛苦将它抱回又帮它细致处理伤口的洛冰河好感度一路走低,却对沈清秋莫名驯服,只要沈清秋轻抚它的脊背,它便连挣扎也不那么凶了。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印随效应?小鹿虽然不算大但也早该过了印随的时期吧?


还是把头一眼看到的人类直接认定成无害?这也太不科学了……


完全理解不了小家伙的判定标准。


他也抽空问了问洛冰河的意见,对方却只是笑着说了句“师尊一直是这样”,便再不肯多说半句了。


虽然仍有疑惑,但活了这么久,沈清秋头一回觉得自己还挺有动物缘的。


处理好小家伙的问题之后,两人才恍然发现,天都已经黑的差不多了。


沈清秋看向正在竹舍门口燃灯的洛冰河的背影,嘴角又不觉弯了起来。


拜这一人一鹿所赐,忙了这么大半天,今晚应该真能睡个好觉了。


就这样,竹舍小院子里多了一个新的临时住户。


平日除了由洛冰河负责为它添补食料和清水、每日傍晚准时给它看伤换药之外,大多数时候,在它旁边晃荡的都是沈清秋。


这只小鹿很有灵性,在这里留了一天就已经适应了饮食无忧的新环境,第二日傍晚洛冰河再给它看伤的时候,虽然还是对着他拿鼻孔出气,却不再胡乱扑腾了。洛冰河也可以独力完成给它换药包扎的全过程,不需沈清秋在一旁跟着忙乱,这点倒是让他少了几分不开心。


不过除了换药的时候,小鹿对沈清秋表现出的粘人劲,真是一点都不输洛冰河。


每日一看到沈清秋走出竹舍,小家伙就用着各种能做到的方式极力吸引其注意力,把人引到自己身边也不肯罢休,总是用那双黑亮的圆眼睛盯着沈清秋看,时不时还会把头蹭在他腿上拱几下,直到沈清秋肯抬手摸着它的头顶,才会垂了耳朵一脸乖顺的享受着对方掌心传来的温度。


于是沈清秋终于找到了除了看闲书看风景睡午觉之外的新的消遣方式。白天洛冰河忙着做家务或者处理从山下带回来的魔族公务的时候,沈清秋看书倦了,就会到竹舍外逗一逗小鹿,为它填些嫩草,或偶尔塞个果子过去。应付小家伙撒娇的小眼神也是驾轻就熟,连拍背顺毛的角度和力度都拿捏得极好。


只是……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仙师戏鹿图,洛冰河的眉毛都要打成七八个死结了。


自从小鹿住进竹舍院子里,师尊的日常就被这家伙占去了至少一半的时间。早上会比平时起得提前好几刻钟,就为了看看小家伙有没有认真吃饭;白天里自己做好点心想给师尊送去,也基本不会如平常那样在屋内窗边找到安静坐等自己的身影,而是直接拿到院子里,递到席地坐在小鹿草窝边拿草棍戳弄小家伙鼻子的师尊手里去,还要时不时忍受师尊捏着一小块自己亲手做的点心喂给小家伙的一幕;傍晚给小鹿查伤换药的时候虽然不用师尊插手,可师尊总是会站在离小家伙不足三步远处认真看着,时而询问几句,得了伤势见好的答复就会笑得十分舒心……


两人之间似乎多了个话题,却又隔了一段不远不近的新距离。


看着临睡都还不忘从窗口瞧一眼院中那片草窝的师尊,洛冰河心里特别苦。


“……冰河,冰河?怎么了?”沈清秋关了窗回过头,就被洛冰河那一脸的落寞吓了一跳。


洛冰河抬起头,眨了眨黑漆漆的大眼睛,把不开心在脸上写了好几层。


“……”洛少女你又怎么了!沈清秋现在的心情已经不是吓一跳就能描述的了。


无语归无语,看着他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沈清秋也不忍心扔着不管。


“……师尊,刚刚……唤我可是有事?”沈清秋还没想好怎么问,洛冰河却先把话题带开了。


“嗯……”沈清秋缓缓点头,也跟着把思路暂时从拯救失落少女的一百种套路转移到刚刚要说的事情上。“小家伙的伤恢复的不错,等它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就把它送回山上去吧。”


洛冰河猛的抬起头,盯着沈清秋的脸仔仔细细的看,不放过这张脸上任何细微的表情。


“师尊……你是说,要把它送回山里去?”一个问句都被洛冰河问得毫无底气。


沈清秋莫名其妙。


“是啊,它生在山林,自然也该长在山林,那里才是它应当栖身的地方。”


这是自然之理,生存之道。


就算给予一时救治,他们也不可能留着一只野生动物在身边活过一世,那样的生活对这只鹿来说,并不能算是好事。


失去了求生技能而只会贪恋他人施予温暖的顺服宠物,并不是他在它身上希望见到的样子。


生灵,就应该是肆意活在属于自己的世界之中,才最为耀眼。


……当然这些大道理沈清秋也没指望洛冰河能理解多少。


“哦……我,我还以为,师尊待他那么好,会舍不得放它走。”洛冰河没从沈清秋的表情里读出太多愁绪,稍稍放心又有点小庆幸,只是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一句话回的仍是分外小心。


“不舍肯定是有的,但放归山林确是为它好。”沈清秋说得认真,却觉得这话莫名熟悉。


——又像是勾起了其他什么,似曾相识的一段旧事。


那时的自己,行动之前也曾一遍遍的用这番话来自我催眠,说放他去又不会害他死,只是假自己之手把他送上强者之巅,几年后他还会生龙活虎的回来,找自己新仇旧怨一并清算。


并且刻意忽略了可能展现在他身上的某些蜕变,忽略了那段经历本身会是怎样的痛苦。


也没料想到自己这样毫无解释的突兀行为,会给对方造成怎样的伤害。


沈清秋不觉叹了口气。


这次的放手是全然本心,可上次的放手究竟有多少不舍与无奈,怕连他自己都没法说清。


也自然没办法跟眼前人说清。


“师尊?”洛冰河在沈清秋神情刚有些恍惚的时候就紧张了起来,见他叹气,便干脆凑过去捉住对方的双手。


沈清秋被他的动作拉回了神,轻轻摇头表示没事。


“师尊若是不想它走,留下也……也无妨。”洛冰河垂下长长的眼睫,妥协了。


“……”沈清秋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


自己都说了择日放归,他怎么还死揪着这茬不放?


而且看他跟小鹿相处的样子,也算不得多亲近啊……


该不会是自己刚刚的失神让他误会了什么吧?


终于抓到重点的沈清秋一时竟是哭笑不得。


再联想起自从见到小家伙起,洛冰河就没怎么舒展开的眉头……沈仙师恍然大悟。


还是得把思路绕回拯救失落少女的一百种套路上去。


沈清秋更想叹气了,但一想到刚才那声叹气引发的误解,又只得无奈的把气憋回去。


“冰河。”沈清秋抽出被握着的手,反手拍了拍洛冰河的手背。“这些天里,你是不是有心事瞒着为师?”


洛冰河微微睁大了眼睛,下意识想开口否认,一抬眸却对上沈清秋笃定的目光。


“我……师尊是不是很喜欢这只小鹿?”洛冰河以问作答。


果然。


沈清秋更加确信了这孩子又在胡乱想着的东西。


吃醋的境界已经屡次跨越了物种的概念,真是可喜可贺。


可要是硬说不喜欢,大概换谁都不会信,毕竟自己每天有一半的时间被小家伙强行霸占了去。


“是。”沈清秋答的很谨慎,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敢说。


“哦……那师尊会觉得,现在这样,更开心,是吗?”洛冰河的声音有点微微的颤抖,带得一旁燃着的烛焰也跟着细微颤动。


“总是待在这个僻静的小地方,连个说说话的其他人都没有,师尊一定会厌烦吧……师尊整日里对小家伙关照入微,连笑容都比之前多了不少,每天盯着它看的时间比看我的都长……如果,如果师尊觉得烦闷,可以告诉我,我们一起去其他地方走走,或者……或者回苍穹山多住些日子……如果师尊喜欢热闹,那就把小家伙留下,或是再养一些其他动物也行……师尊开心就好,真的。”


一番话说完,洛冰河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沈清秋一直盯着他的神情,看着那张俊脸被毫不顾惜的一点点皱成一团,听着这絮絮叨叨的好长一段,直到洛冰河的苦水倒得差不多了,才轻车熟路的抬手,又轻车熟路的揉了揉洛冰河软软的发顶。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这只小鹿吗?”


没有以往那种简单得像是敷衍的安慰,也没有急着撇清什么或是辩解什么,只是认认真真的,同样以一个问题作为回应。


洛冰河呆呆的看向沈清秋,等着他把话说完。


沈清秋闭了闭眼,又睁开,轻颤的烛火在他眸中落下暖黄的微光。


“因为它的眼睛,太熟悉。”


何止眼睛。


本来刚看到这小家伙陷在根蔓丛里的时候并没想太多,只觉得这双黑亮的圆眼睛给人的感觉熟悉到不行,甚至让他不自觉的接近,而小鹿最初躲开他的那一刻,那个带着倔强的透亮眼神,竟让他没来由的想起第一次被梦魔扯进洛冰河梦境里,见到那个被人欺负的小小少年,那双泥沼里透出星辰之光的炯炯眼眸。


只那一眼,他就认命了。


而小家伙给他的所谓惊喜还远不止一双眼睛一个眼神,那粘人的架势,那撒娇的本事,真不愧是洛冰河抱回来的,简直本能般无师自通的一致,让他完全拒绝不得。沈清秋每日被这一人一鹿轮番缠着,哄好了这边哄那边,自然好脾气的时间就变成了原来的二倍。


可一颗心,却始终只在一个人身上。


沈清秋认真的看进洛冰河深邃得能盛下整个星空的一双明眸,看着这双眼睛里的雾气缓缓散开,重新被光芒点亮,然后才满意的弯了弯自己的唇角。


“不用我递一面镜子给你比对了吧?”笑容里还多了几分促狭。


洛冰河眨了眨眼睛,又抬手揉了揉眼睛,之后又似求证一般望进沈清秋的眼睛,想要从那映了自己眉眼的澄澈倒影里再次确认自己的猜测。


“你啊……”沈清秋帮他擦了擦眼角被揉得凌乱的泪花,再将人顺手带进怀里,一下一下的轻拍他的背。


“师尊没有觉得厌烦,有你陪着的日子很好,师尊很开心。不过偶尔出去走动一下也好,苍穹山也得时不时回去照应一下,但为师保证,不会抛下你,也不会不管你。至于养其他小动物……还是算了,养着你这一只就够累人了,太多只我可顾不过来。这阵子确实陪你的时间少了,师尊答应你以后慢慢补回来,所以,别又东想西想了,嗯?”


沈清秋觉得自己比哄孩子还像哄孩子,怪不得打飞机菊苣说自己像个幼儿园老师。


这段堪称温声软语的答疑解惑刚一说完,沈清秋就觉得环着自己的手臂一下子收紧,肩头上那个不安分的脑袋又往自己颈窝处贴紧了些。


衣领好像又被晕湿了一大片,真是……怀里这只比外边那只难哄得太多了。


可自己就是不肯停下哄孩子的手。


沈清秋继续一脸无奈,拍在洛冰河背上的动作却更轻更柔了几分。


小鹿在两人的照料之下恢复的很快,不足半月就能试着站立起来,又过了半个来月,跑跳腾跃也都基本没问题了。


这期间洛冰河还是负责每日的探查,只不过经了沈清秋那晚的开解之后,他对小鹿的态度明显和善了一个档次,小鹿见他近身也不会一直用鼻孔哼气了。


难得融洽。


沈清秋也很识时务的适当减少了自己被小鹿霸占的时间,没事时轻摇折扇靠在竹舍门边看向偶尔拿颗半青的山楂欺负小鹿、然后被腿脚还不甚灵活的小家伙追着满院子跑的洛冰河,觉得这样的日子能稍微多一些,其实也不错。


只是就如他之前说过的,属于小鹿的天地,毕竟不该只有这么小。


待到两人终于决定将小家伙送回山里的时候,已是秋风簌簌,黄叶落满天。


二人一鹿顺着那个平时不常走的方向一路朝着山林深处行去,直到再见不着人类留下的痕迹,方才停住脚步。


沈清秋走到小鹿身前,最后一次抬手摸了摸它头顶软软的绒毛。


小家伙也似有所感,在沈清秋准备撤手的时候又主动抬头在他掌心多蹭了几下。


沈清秋看着小鹿亮晶晶的黑眼珠,脸上露出一个清清淡淡的笑。


“在我家住了那么久,你也该回自己的世界了。”


沈清秋后撤一步,朝着小鹿点了点头。


“去吧。”


小家伙垂着两只小巧的耳朵,想如往常一般上前低头蹭蹭沈清秋的腿,走出半步又停下,而后掉转方向,绕着沈清秋和洛冰河轻快的跑了好几个小圈子,才终于一步三回头的向着树林深处跑去。


沈清秋朝着它离开的方向挥了挥手,直到再见不到它的影子,才把手放下,然后几不可闻的呼出一口气。


“小家伙这么有灵性,日后定会回来看望师尊的。”洛冰河走到沈清秋身边,伸出手拢住了他袖摆之下微蜷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安慰。


沈清秋转身,对上另一双亮晶晶的星眸。


然后眉目舒展开来,脸上刚刚的那点悲戚慢慢散去,笑容变得温暖而释然。


是啊,这般通人性的生灵一定知道他的心思,日后定有机会再遇。那时,应当能见到它更为强大的样子。


而且至少,身边这只已经回来了,以后也不会再离去。


一阵风起,一阵叶雨,一片泛着璀璨金光的落叶划过视线,沈清秋抬头,入眼一片辉煌金碧。


下意识伸手,接住了一枚毫无杂色的团金小扇。


一叶落知天下秋,此时这片银杏林,已然是满目流金。


竟真是误打误撞的,赶上了最好的时候。


洛冰河将落在沈清秋肩头的一枚金叶拾起,凝望片刻,又收进了袖子里。


“……”沈清秋表示,洛冰河没能成为修仙界第一植物学家,真是屈才了。


一边胡乱想着,一边也将一枚小小的黄叶从洛冰河发间取了下来。


一青一墨两道身影就这么安静的走在漫天漫地的金黄之中,头顶铺展的是金色的华盖,身侧翻飞的是金色的轻蝶,脚下蔓延的是金色的地毯,加之枝叶缝隙里透过的湛蓝天空和洒落而下的斑驳阳光的点缀,这般明动的颜色,让人不觉沉醉。


这时,忽有一点金玉相击之声混在风吹林动的飒飒声里,不经意间飘进了沈清秋的耳中。


声音来自洛冰河腰间的一个挂饰——与其说是挂饰,不如说,那就是一只被红色细线拴着的淡青瓷瓶。沈清秋还记得,小鹿刚被带回竹舍的那天,洛冰河就是从这个小药瓶里取了用来和水的伤药。


洛冰河顺着沈清秋的目光,也看向了那只坠在腰间的小瓶。


“这瓶原是空的,前段时间才被用来装些疗伤的小丸,随身带些伤药也好有备无患,虽不是什么特别的灵丹,但应付跌打损伤之类还是有用的。”洛冰河为他解释。


沈清秋表示明白,大概猜到是上回自己扭伤脚踝的事让这孩子又多了些自责。


只是他的疑惑并不在随身带着伤药,而是以这样的方式带着。


按说这类东西不该收进怀里或者干脆塞进乾坤袖才更方便么?哪有拿药瓶当挂件的,就算这个小瓶还算看得过眼也不至……


“师尊不记得这只瓷瓶了吗?”见沈清秋仍盯着小瓶看个不停,洛冰河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反问,语调里……似是掺了一丝糖浆。


甜得沈清秋微微一抖。


看他对瓷瓶似乎真没什么更多的印象,洛冰河又把长睫毛垂了下来,一副受到打击的样子。


“这些事,师尊果然是从来都不记得的。”


“……”沈清秋很想干脆翻个白眼给他看。


我为什么要对一个药瓶有印象啊!


苍穹山派装伤药的瓶子不都差不多长这样吗!顶多就是从千草峰发出来的时候为了方便起见,会在瓶身刻上接收各峰的简易记号,比如万剑峰的剑纹,百战峰的双剑纹,清静峰的竹纹……


等等!这瓶子……


沈清秋的目光终于定在了青瓷瓶身上那几道似是很久之前就刻下了的流畅竹纹上。


洛冰河居然会把一个来自苍穹山派的药瓶一直挂着当坠子?


沈清秋猛的抬头,半是恍然半是询问的看进洛冰河眼里。


“师尊可是记起来了?”洛冰河的声音一下子欢快了起来。“这只药瓶,是师尊赠与弟子的第一样东西。”


真的是第一样。


在那之前,少年洛冰河在清静峰从未受到过什么认真的对待,每日里面对的除了冷嘲热讽就是欺凌打骂,入门这几年虽是抱着一丝向阳的心念艰难挨了过来,却也早就习惯了晦暗无光的每一天。直到那日被明帆从柴房喊去竹舍,眼前人免了他的跪礼,又随手丢出了这只盛了伤药的小瓶给他。


“这是药。——莫要让旁人看了,还以为我清静峰虐待弟子。”一句话虽然满是讽意,却并没完全藏住拂照的心思。


洛冰河直到下意识接住药瓶都没从这道突然破开云层落下的暖光中缓过神来。


师尊关心他人的方式其实是这样的吗?那他之前的责罚,是不是也因为……只是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


心中某一块板结了许久的冻土,开始有了一丝轻微的松动。


他握紧药瓶,谨慎又恭敬的道谢,然后默默在心底悄声说,其实这里的日子,并不会如看上去那么难过。


希望一直是有的。


就算是在最暗无天日的那些岁月里,只要看到这只瓶,他就会跟自己说,希望,一直是有的。


相比正将自己沉浸在陈年往事中慢慢回味的洛冰河,此时的沈清秋只能用原地发呆来形容了。


确实是第一样。


那是两人真正意义的初见,那时他还不能完全驾驭一身修为,还不能完全理解这个世界,却在见到落魄少年的第一个照面,就没忍住抛出药瓶的手。


不知是自己进入角色太快,还是自己太爱滥发善心。


又或许,是冥冥中注定的天意。


只是他没想到,一只极不起眼的药瓶,竟被当日的懵懂少年一直留在身边十几年。这只瓶或许曾陪着洛冰河一同去过无间深渊,或许曾跟着洛冰河征伐魔界,或许又随着洛冰河一同守在幻花阁冰冷的坐化台边等它原本的主人缓缓醒来……


沈清秋不觉伸出手,将这只早被磨得圆润的小瓶持起,以指尖轻触已然褪尽颜色的细细刻痕。


“当日弟子许下承诺,定当加倍努力不让师尊失望,这只瓶,应该算是一个见证吧。”洛冰河将沈清秋握着瓷瓶的手圈在自己掌心,“不知弟子诸般作为,师尊是否满意?”


“……”目光相接,一瞬无言。


这么多年,这么多事,早就不是满意与失望与否能够全然概括的了。


“等哪日下山,寻个合适的穗子配在一起吧。哪有拿红线绑个药瓶就这么挂着的。”沈清秋状似无意的顾左右而言他。


虽然这泛着淡淡瓷青的剔透小瓶就算不配穗子,只这么简单衬在洛冰河一身墨袍之外,也颇为精致合宜,毫不突兀。


“那师尊要负责帮我参详才好。”洛冰河携了沈清秋的手,牵着他往林外缓步走去。


沈清秋的思绪随着眼前飘散的落叶悠悠荡荡,一面点头一面没甚来由的想着,或许衬上一片金灿灿的银杏叶,也是个不错的搭配。


“对了,”洛冰河忽然转头看着沈清秋,七分紧张三分期待的出声询问,“师尊身边,有没有……与我相关的随身物事?”


……啊?


沈清秋及时收住了差点崩坏的表情。


我又不像你跟个小姑娘似的,什么都往身边藏着!


而且死都死过一次了,怎么可能还有随身收东西的地方不被你发现……


沈清秋眉毛抽了抽,忽然灵光一闪,竟毫无愧色的点了点头。


“有啊。”折扇摇得飞起,把飘过来的银杏叶都扇飞出去了好几片。


洛冰河眼睛一下就亮起来了,眼角眉梢绽着比这整片秋林还要灿烂夺目的笑。


“真的吗?是什么?”洛冰河将沈清秋空出来的那只手牢牢扣住,就差前后摇晃了。


沈清秋把他这副期待又兴奋的表情尽数收下,然后展眉凝目,唇角微扬,持扇的手施力一顿,合了折扇,以扇柄敲了敲洛冰河的肩膀。


“不就在这里么。”


笑容坦然,却含了一丝深沉的郑重。


这也算是对一份经年的执着最简单的回应吧——


从此春夏秋冬,山川河岳,只留你在身边,携手而过。



-FIN-


————

师尊表示他有一个随身的人形挂件。

以及并不会有一个下篇叫做长江滚,嗯。(揍

评论(67)
热度(335)
©水叶 | Powered by LOFTER